[刀剑/三山]三千日月-01

我知道自己欠债累累,但是控几不住我记几啊……

※和 @靴下猫腰子 一起的脑洞,部分剧情引申自刀舞和花丸

※稍微不那么轻松的故事

01.

山姥切国广结束手合的时候,连树上的知了都睡了,审神者的作息总是令人捉摸不透,但这并不是一把仿刀需要关心的事情。

庭院里凉风习习,吹散了夏夜的闷热,月光被云层遮掩了大半,院子里却有点点浅绿色的星芒,其中一颗慢慢悠悠地朝山姥切飞过来,当他下意识地伸出手,那颗“星星”就落在了他的手甲上。

“萤火虫啊……”

这个本丸里不该有四季更迭,一看便知是他们的主公又做了多余的事,那个女人总是说着“同样的风景再美也会看腻”之类的话,他记得上周还是梅雨季节,紫阳花开遍了本丸的每一处院落,而现在那些紫阳花在一夜之间消失不见,变成了荧光飞舞的夏夜庭院。

真无聊。

山姥切暗道。然而,爱做多余的事情的可不止审神者一个。

“哦呀,是萤火虫呢。”

在他之后从手合室里出来的,是本丸里最年长的刀剑,天下五剑之一的三日月宗近。明明几分钟前还把他打趴在地,连爬起来反击的力气都不剩,这时候却格外悠闲地凑过来,弯下腰仔细端详着山姥切手里的萤火虫。

 “嗯——”三日月宗近伸着懒腰,仿佛自言自语般说道,“年纪大了,随便活动一下就腰酸背痛了呢。”

美丽、优雅、强大,仿佛做什么事都毫不费力,三日月手合时总说自己并不在意输赢——这是毋庸置疑的,因为他总是能轻松地打败对手。

由这样的一把刀作为审神者的近侍堪称实至名归,这原本和山姥切毫不相干,他平生最讨厌被拿来和他人比较,可不知出于什么样的原因,主公总是会安排他作为山姥切手合的伙伴。

每一次的手合他都输得凄惨无比,仿佛在嘲笑他作为一把仿刀的不自量力,但下一次走进手合室的时候,端坐其中微笑着等待他的,又是这把金色的太刀。

真是的,就像被针对了似的,想躲都躲不开,是打算存心戏弄他么?

冒着对天下五剑不敬的罪名,山姥切选择了以沉默来回应三日月的寒暄。

“哦呀,你看起来不太高兴?”三日月不在意地笑笑,“是在生我这个老爷爷的气吗?”

 “……没有生气。”

山姥切轻轻扬手,让手心里的萤火虫重新回到空中:“只不过总让我这样的仿制品来当对手,真是委屈你了,三日月大人。”

这话不假,虽然眼前的太刀平时总是一副好脾气的模样,手合练习时却从不心慈手软,总是认真地指教着每一把与他对阵的刀剑,从这一点而言山姥切又对他讨厌不起来了,如果因为实力悬殊而随便放水的话,只会让他觉得备受侮辱而已。

这一天山姥切国广刚刚好升上了50级,作为打刀而言已经有了应对大部分战场的实力,他显然对此有些高兴,手合开始之前,三日月几乎从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看出了一点儿兴奋的意味。当然,这一切都在又一次的惨败之后化作了满脸的不甘心。山姥切千载难逢地甩下一直遮盖在脑袋上的破布,用手背狠狠抹去满脸的汗水,更多的汗沿着金色的发梢滴落在地板上,白皙的脸涨得通红——但没等三日月欣赏够那张气呼呼的漂亮的脸,他就又把那块布兜了回去。

“不生气就好。”

虽然不爱和人套近乎,山姥切却并不是不明事理的孩子,这一点看着他长大的三日月再了解不过,这点儿程度的挫败还不至于让他真正讨厌自己,不服输的个性甚至值得他再赠送一个额外的礼物。

“那么,不妨再听一个好消息吧。”

“诶?”

山姥切疑惑地望着三日月,后者神秘地笑笑,随后说道:“今天从主公那里得来的任务,明天将由山姥切国广作为队长,带领第二部队出征厚樫山。”

“我?”

山姥切惊讶得连嘴都合不上了,毕竟厚樫山的战场是难度相当高的任务,让他这样一把仿刀来当队长,不知道审神者那家伙又在打算点什么。

“为什么是我?平时不都是三日月带着第一部队去的么……”

“哈哈哈,还不敢相信吗?”三日月大笑起来,伸手想要摸他的头。

“别碰我!”山姥切一把挥开太刀的手,恼羞成怒地吼道。

真是的,当他还是只有1级的打刀小鬼吗!

三日月宗近收回了手,不再使用那种调笑的语气,难得正经严肃地说道:“因为山姥切已经变强了,足以委以重任了呢,这可是主公亲口说的哟。”

“……我回去了。”

山姥切面无表情地说完这句就低下了头,转身就走,连一声晚安都没说。

而他逃跑的方向却不是他自己的房间,而是粟田口那些小短刀的集体住所。

三日月宗近在他身后忍不住地偷笑,这孩子,居然高兴到连房间的位置都弄错了。要是打扰了小鬼们的睡眠,说不定会被好脾气的一期一振严厉地教育呢。

于是他连忙出声提醒:“你的房间好像在那一边呢!”

“……知道了!真啰嗦!”

远远抛下这么一句,山姥切又朝着反方向快速地跑走了。

 

在山姥切离开后三日月也回到了自己的住所,他从房间的角落里捧出一个盒子,打开到一半又轻轻地关上了。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真是太好了,不是吗?”

 

02.

自从被审神者唤醒至今,山姥切国广还从未被委派过如此重要的任务。审神者对他的态度并不冷淡,甚至称得上殷勤和温柔,在装备和生活也从不曾亏待于他,可他总是被留在本丸,或者带着粟田口那些小短刀们去执行低难度的任务,小鬼们总是健气又热血,他说不上讨厌,但总有不甘心的时候。

刀剑本是任人使用的死物,而如今他拥有了人类的身体和名为“心”的东西,就算只是一把仿制品,他也愈发渴望能被主公承认和认同。

出阵的时候本丸上方是湛蓝的晴空,连一片云彩都没有,庭院里的葡萄架上结着青紫的果实,看起来再有两天就能熟透了。山姥切环顾队伍的成员,除了他和短刀五虎退以外,居然是清一色的太刀,每一把都在60级以上,就连看起来惹人怜爱的五虎退,也比他的等级要高出不少。

“山姥切队长,这是你的任务书。”

作为本丸近侍的三日月宗近上前一步,将写有时间和地点的任务书递给山姥切,随后又取出一枚金色的御守,示意他贴身保管好。

“不需要这种东西,”山姥切并没有伸手去接御守,什么嘛,他还没弱到需要这玩意的地步,“况且,不过是一把仿刀而已,就算断了又有什么关系……”

“山姥切国广!”

金色的太刀难得收敛了笑容绷起脸,喊了他的全名,又沉声道:“把御守收好。”

山姥切不知道三日月宗近是什么时候来到本丸的,他只知道自己刚被唤醒时,睁开眼睛的第一刻就看到了那双美丽的、映着新月的眼睛,那时候三日月已经是本丸的近侍了,理所当然地照顾者尚还弱小的刀剑们,但无论是平日手合切磋还是各种实战的场合,三日月始终保持着笑容,从未像此时这样凶过他。

一阵风带起了太刀坠着流苏的衣角,狩衣的金色刀纹熠熠生辉,三日月的眼里依旧没有笑意,这让山姥切本能地感到一丝惧怕。

这就是属于天下五剑的美丽和威仪么……

“知道了。”

山姥切知道自己的反驳不会有任何结果,他终于伸手接过了御守,放在了安全的衬衣口袋里。

“真是个好孩子。”熟悉的笑容又重新回到了三日月的脸上,刚才的表情仿佛从未出现过,面前站着的又是本丸那个和气的“老爷爷”。

“得胜归来的时候,一起在葡萄架下举行庆功宴吧?”

山姥切拉下了脑袋上的破布试图遮住脸。

“……随便你。”

 

等山姥切国广和他所带领的第二部队被传送到任务地点后,一个白色的影子悄悄地凑到了三日月的身后。

“鹤丸这是又想吓唬我吗?老爷爷的身体可受不了惊吓呢!”三日月甚至不用回头,就知道身后这位是年纪比他还大、却比孩子还要顽皮的太刀鹤丸国永。

“要吓到你这个老爷爷可真是困难呢!”鹤丸感叹着,随后又说道,“真难得近侍大人这么关心一把打刀,山姥切果然是特别的。”

三日月耸耸肩,对他的话不置可否。

“这孩子还什么都不知道吧,这样真的好吗?”

“就算一无所知,不也好好的成长起来了吗?”三日月笑道,“到那一天也请你替我说句好话,别让那孩子太生我的气才好。”

“诶!!!这算是天下五剑在拜托我吗?”鹤丸夸张地瞪大了金色的眼眸,“你还真是吓到我了……”

“哈哈哈,能吓到爱吓唬人的鹤丸也是了不起呢。”三日月宗近维持着不变的笑容,眼神看向山姥切消失的方向,那里空空荡荡,只有一望无垠的晴空。

“到那一天,请不要恨我呐,山姥切。”

Tbc


评论(6)

热度(100)

©小笔记织毛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