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24H/22H】R卡英雄

@2017七夕叶蓝24H

22:00的我赶在21:50完稿了,生死时速(趴下)

昨天还在和 @靴下猫腰子 吐槽说我们居然又同时搞起了叶蓝,太感人了。

依旧是一个我流的瞎脑补,求不嫌弃。


R卡英雄

 

01.

蓝河路过那栋废弃高层的时候突然后颈一痛,当时他就知道事情要糟。

[考试呢考试呢别瞎看,蓝河你还想不想升SR了?]

尽管在内心如此告诫着自己,眼睛余光仍旧忍不住朝那个高层的顶端瞟去,R级英雄并不具备太多出众的超能力,良好的视力倒是不会输给其他人的。

现在他的眼睛告诉他楼顶果然有人。

“……日啊,跳楼你也不选个好日子,老子考试呢!”

 

在蓝河停下脚步的时候通讯器又传来“滴滴滴”的报警声,绕岸垂杨正在高速接近目标地点,如果他不能赶在竞争对手之前抵达目标地并完成任务,这一次的升级考核就又要泡汤了。

犹豫也不过只花费了十几秒的时间,决定了便不会再耽搁,眼下救人才是第一要务,青年人一咬牙一跺脚,飞速朝高层的方向掠去。

 

02.

“喂兄弟,有什么困难就跟我说说嘛,别想不开做傻事啊!”

楼顶的人是一名三十来岁的男子,双手插兜站在顶层最边缘的护栏上,听到蓝河的喊话慢慢转过头,蓝河这才看清他嘴里还叼着一支烟,脸上似笑非笑的,但绝对不是什么高兴的表情。

更何况这是他的“绊”自动发出的示警,应该不会弄错。

“你能先下来说话吗?哎哎你还是别动了!当心脚底滑!我来!”

看那人似乎并没有要立刻跳下去的样子,蓝河暗自松了口气,一边套着近乎东拉西扯一边慢慢朝他移动。就这一套,还是学着他的偶像黄少天,蓝雨集团的王牌英雄夜雨声烦,在职业生涯早期最擅长的就是与自杀者谈判争取时间。

蓝河和男人之间的距离缩短到了1.5米。

“刚才楼梯上有只小猫你看见没,好像找不到妈妈了,怪可怜的……哎你慢点儿别动!抓紧我!”

他伸出了手使劲一捞,拦腰抱住了男人将他拖离护栏,这人还挺沉的,两人在地面滚了一圈才停下来,蓝河揉着撞疼的肩膀坐起来,确认对方也没有受伤之后才松了口气,拍拍男人的肩膀。

男人颇为舍不得地望着掉落在地上的半截烟头,随后上下打量着蓝河,那眼神让蓝河觉得他仿佛在研究什么珍稀动物,嘴边甚至还挂着笑。

蓝河看着就生气了起来,抄起手开始训话:

“你还笑得出来!刚才多危险知道吗!从这里摔下去就算不死也是粉碎性骨折,生命只有一次很宝贵的!别说跳楼就跳楼啊!”

男人的肩膀剧烈抖动着,点了点头。

“是,您说的有道理。”

“知道就好!真是的,考试考到一半还得来救你老子容易么——我擦我的考试!”

R级英雄在楼顶发出一声绝望的惨叫,蓝河飞快地扔下一句“在这儿待着等我不许乱跑”之后就朝消防楼梯跑,很快就消失在男人的视线里了。

仍坐在顶楼的男人打开手腕的通讯器,那里已经被留言给挤爆了,十几条都是来自同一个人的,男人点上新的一支烟开始回复。

“沐橙,是我。”

“你怎么不说一声就跑掉了!我知道你是被陷害的,和别人组队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叶修你有没有在听啊?”

对面的女声发来一连串的质问,一直以来都如亲妹妹般的搭档几乎要哭出来,他无奈地笑着,随口安抚:“我早晚会回来的,别担心,对了——”

“刚才遇见一个挺好玩的人,特别有意思。”

 

03.

虽说看起来不是那么拉风和惹眼,蓝河确实是G市名副其实的英雄——业务熟练,持证上岗,经过严密选拔和考核的R级英雄。

这个时代早已不是随便做点见义勇为的事就能被称为“英雄”的时代了,想要成为英雄的少年们必须经过规范的学习和层层选拔才能成为登记在册的R级英雄,在此之上还有两个级别——能够执行更高危险级别任务的SR、以及拥有国家编制的SSR级。

级别即代表着差异,不同级别的注册英雄无论是装备、待遇还是能够执行的任务都不尽相同,简单说来,在SSR们参与国际防恐维和缉私等等重要事件的时候,R级英雄们只能接一些诸如上树救猫、送送迟到的高考考生之类的任务,如果不是由于“绊”的发明和应用,这就和社区片儿警没什么区别。

“绊”是英雄监督管理所设计推广的一种微型芯片,通过无创方式植入皮下,作为英雄们身份的标识和特殊传讯系统。“绊”的植入部位可以自由选择,蓝河的“绊”就在后颈的皮肤下。

“绊”的主要作用有二,首先是收集周围的求助信息和定位,发现求助者后“绊”会主动发射微电流信号让人有所感知;其次是记录执行任务期间的各类状况,作为行动评定的依据。

在五花八门的英雄任务背后离不开各个赞助集团的支持,蓝河所隶属的便是G市最大的英雄集团——蓝雨。集团为英雄们提供物质帮助的同时,各级英雄完成任务获得的积分也会归入各个集团名下,每周、每月都会更新集团和英雄个人的积分榜单,蓝河的偶像黄少天是蓝雨集团下属的王牌SSR级英雄,其英雄名“夜雨声烦”总是牢牢占据榜单前五以内的位置,而庞大的蓝雨集团也始终在集团榜单上名列前茅。

蓝河的英雄名叫做蓝桥春雪,也是十分上口拉风的名字,不过和这个名字大相径庭的却是R级英雄的尴尬身份——就像游戏里的R级卡牌,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收入勉强够他一个人生活再捎带养只猫,干的还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小蓝这样很好呀,奶奶们都可喜欢你啦。”

偶像黄少天说着这句话的时候手上正提着一个从九楼坠落的小女孩儿,轻松得像提着一袋火龙果。

蓝河傻笑着感叹,这就是SSR和R级的差距。

而就算是这点儿鸡毛蒜皮的事,还得抢,哪怕是R级的任务也有积分,任务积分除了提升排名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作用——当积攒到一定数值的时候,可以被授予一次升级考核的资格。

在蓝河辛辛苦苦照顾了无数老奶奶小妹妹,救了无数阿猫阿狗蜥蜴甚至宠物大白鹅之后,终于获得了一次机会能够参与SR级别的考核,他郑重其事地准备了半个月,却万没想到在半路会被一个准备轻生的男人打乱了计划!

简直是倒霉透了!

蓝河咬牙切齿地在楼宇间飞奔着。

 

04.

名叫叶修的男人本来已经打算离开,但年轻人离开之前似乎还叫他等着……于是他听话地继续在楼顶盘腿而坐,当盒子里的烟只剩下最后两支的时候,那个傻小子终于回来了。

蓝河整张脸都是黑的,由于迟到,他被取消了升级考核的资格。

比他早二十分钟抵达的对手已经进入建筑物开始排爆——这是一个准SR级别的任务,也是升级考核里分值最高的环节,有时候是模拟考试,有时候管理局甚至会拿实战场合来考验准备升级的英雄们。尽管蓝河费尽口舌做了解释了,他的“绊”也记录了当时发生的情况,但考核就是考核,他没能在规定时间内抵达让其他人抢了先也是事实。

偏巧这次考核的竞争对手是他在集团里最讨厌的人,虽然给同一个东家卖命,他们甚至都没说过几句话,蓝河只知道对方的英雄名叫做“绕岸垂杨”,比他晚进蓝雨两年,但最近风头正盛,并且毫不收敛,叫嚣着要当蓝雨的下一个王牌。

光是考核不通过也就算了,蓝河还能再攒积分争取下一次,但只要想到绕岸垂杨完成任务出来后炫耀挑衅的眼神,就忍不住气得牙痒痒,连带着把怨念撒到了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上。

“喂你!有手有脚干什么不行,哪怕是去建筑工地搬砖也是对社会做贡献,也能养活你自己,随随便便就放弃自己,多让人看不起!”

“我不是,我没有……”

一连串正儿八经的说教让叶修差点儿笑出来,但这也太冤枉他了,于是连忙摆手否认。

“别狡辩了!要不是收到求救信号我才不会跑来管你的闲事!你知道救一个自杀份子才赚多少积分嘛——”

蓝河说着,打开手表上的接收器刷新这一天的个人积分,却发现表盘上的数字和今天早上出门前居然是一样的。

“哈?没有?这破芯片又故障了?”

蓝河气愤地将接收器摇晃两下,发现这样做毫无用处,积分还是只有那么可怜的一丁点儿。

R级英雄垂头丧气地收好装备,振作精神重新看向眼前的男人——毕竟人是自己救的,帮人帮到底,怎样也先把这家伙的问题解决了再说。

“我说……你住哪里?”

 

05.

“……进来吧,拖鞋在你右手边的架子上。”

蓝河把人带进自己的那间小公寓的时候才想起来还有收容所这种选项,他一定是被气糊涂了才会一听那家伙说自己被房东赶出来、无家可归就立刻脑子一热说出“不如在我家凑合住几天”这样的蠢话。

然而就算把说这话的舌头割掉也不能再临时反悔了,毕竟大半夜的将人丢到街上太不道德,他好歹也算是这一代街坊邻里都求助使用过的“R卡”,这么做也有损他的声誉。

总之这个名叫叶修的家伙在客厅里来回转悠的时候倒是没有丝毫的不适应,只有在走过客厅里的夜雨声烦大型签名海报时,男人“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你这儿还挺不错的嘛,要是能把这海报换掉就更好了。”

海报上的面孔他再熟悉不过,为了在积分榜上超过他,黄少天可从来没少找他的麻烦,被几乎真人大小的老对手兼损友用火辣辣的眼神盯着,哪怕是纸片人也让他打心底轻松不起来,叶修只猜到了这个热血上头的小鬼是蓝雨的人,竟没料到居然他是黄少天的粉丝——还是特别死忠的那种。

“你在干什么!把你的脏手从黄少脸上拿开!”

厨房里正在煮泡面的人发出一声怒吼。

“别那么凶嘛……”

叶修讪讪地收回手,放弃了在海报上贴个什么东西的念头,然而当他随便拿起茶几上的一个马克杯,发现上面也印着夜雨声烦的Q版形象时,顿时体会了被厨力支配的恐惧。

晚餐是两碗煮过的泡面,蓝河在每个碗里打了一个鸡蛋算是对待客人的最高礼遇了,放下碗筷后他没有跟着坐下,转头去客厅的角落给一个猫碗里加了一把猫粮。

“吃饭了哦!两分!”

“咪呜——”

猫咪绵软的叫声从角落里传出,一只漂亮的美短从沙发后面跑到蓝河脚边,亲昵地蹭蹭他的手掌,大口吃起了晚餐。

“你叫它什么?”叶修纳闷地问,他虽然不年轻但也不至于已经失聪了,两分?

“两分,”蓝河头也不抬地回答,“被搬家的主人留在了老宅子,那时候它才两个月,在角落里不吃不喝喵喵地叫了两天,我好心帮他们把猫送过去,他们居然拒绝了,还投诉我扰民!我只好抱回来自己养。”

被勾起了不愉快的回忆,年轻人吸溜着面条郁闷地说着关于猫咪的故事。

“这件事害我被扣了两个积分,所以就叫两分咯。”

像是听得明白他的话似的,猫咪嗷地叫了两下,跳进蓝河怀里。

“好孩子。”叶修笑笑说道。

蓝河点点头道:“两分是很乖,小时候吃过苦嘛,特别懂事。”

我指的可不是猫,叶修心想,但他没有说破,这一天对他而言太过漫长,从中午被叫到经理室、并被告知剥夺SSR资格的那一刻,世界里尽是那几个小人狰狞的笑脸和苏沐橙的眼泪,在楼顶的时候他并非是要轻生,只是对这个曾经拼命守护过世界有点遗憾与失望而已。

但这个平凡的年轻人不但放弃珍贵的考核机会一厢情愿地“救”了他、还自以为是地教育了他一通,又由于泛滥的同情心将他安置在这个舒适的沙发里,絮絮叨叨地讲着作为R级小英雄的故事。

他的世界顿时又充满了暖色,就像这个小小公寓里的灯光。

 

06.

R级英雄的生活里多了两件麻烦事。

第一是这个借住在家里的“房客”,说是借住,实际上附带蹭吃蹭喝,甚至还撸他的猫蹂躏他的Q版夜雨声烦抱枕!而每当蓝河问起他是干什么的家在那里,对方又总是东拉西扯地绕开话题让他无法再发问,但蓝河知道这人并不是普通人。

叶修的手腕内侧有一条极为细小的伤痕,形状特殊因而蓝河一眼就认了出来——蓝雨有一位因故离开的前辈,他曾在这位前辈的手上见过这种伤痕。

这是被剥夺了英雄资格的人,摘除了“绊”之后的痕迹,并且根据这个形状,至少是SR级别以上的人物。

这个人究竟是谁,为什么会被剥夺资格?蓝河回忆起那一天路过大楼时“绊”所带给他的刺痛感,“绊”能感知周遭人类的情绪波动并转换成求救的信号,他站在那里当然不是看风景,那又是这样的变故才让一个昔日的英雄沦落至此?

纵然有心想要帮助他,但只要叶修守口如瓶,蓝河当然想不出答案。

 

于此同时,他所在的片区出现了一个名叫君莫笑的R级英雄,此人来路不明,据说挂靠在H城的一个不知名小集团名下,但在短短的时间里却抢在他们前头拿下了无数高难度的任务,蓝河一度怀疑自己的“绊”又故障失灵了,和其他人一讨论才知道有这么一号人的存在。

这个神秘的君莫笑没有人看清过他的样子,但只要提起他就没人能笑出声——由于他的横空出世,他们所能挣到的积分日益减少,而个人榜单上“君莫笑”的名字却扶摇直上,短短时间里已经升上了SR级别的榜首,并有将第二名越甩越远的趋势。

眼看着距离下一次的升级考核越来越遥远,蓝河忍不住在心里把那个君莫笑摁在地上磨擦了一万遍。

只有一个消息能让蓝河在迷惑和沮丧里略微高兴一些,那就是绕岸垂杨并没有顺利拿到SR的资格,据说是因为在排爆的测试里忽略了保护在场平民——哪怕是模拟人,炸得血肉横飞的场景也够血腥的了,大约短时间里英雄监督管理所都不会再给他机会了。

 

在君莫笑活动频繁的日子里,见到叶修的时间倒是越来越少,他总是忙着什么,却不告诉蓝河,他开始生出一种预感,这个人大概不会在自己家久住了,好像随时都可能离开。

蓝河的预感变成了现实,那一天他接收了一个特殊的任务,带一个绝症晚期的孩子去爬山,十岁的小男孩儿使不上任何力气,几乎是被蓝河背着攀登上了山顶,他完成了一直以来的心愿,在相片里留下苍白甜美的笑脸。蓝河送完那孩子从医院出来的时候下起了雨,监护人发来的讯息和雨水相约而至,而当他淋得浑身湿透回到家里,叶修这个人却像消失了一样再也没有出现。

本来就是萍水相逢,一点儿都没什么值得遗憾的。

蓝河这样想着,抱着那家伙用过的茶杯在客厅坐了一夜。

 

07.

两个月后G城出了一件大事,市中心的剧院突然爆炸起火,而当时剧院里有两万人正在观看演出。蓝雨集团几乎出动了所有级别的在册英雄协助救援和灭火,连刚刚外勤回来的王牌SSR黄少天都出现在了第一线。

这几日都是晴天,干燥的空气让火势愈演愈烈,剧院里浓烟滚滚,消防人员根本进不去,只能依靠身怀绝技的SSR和SR级们将灭火管道送进核心区域。

蓝河和同期的几个R级承担了疏散伤患的工作,尽管他也很希望能帮上忙,但他相信自己偶像总有办法能应对一切,毕竟夜雨声烦可是蓝雨的王牌!

“咪呜——”

送走最后一批救护车后,耳边却传来了微弱的叫声,蓝河用手挡着浓烟,顺着声音望去,剧院外墙大约离地十的地方,蠕动着毛茸茸、白花花的一团。

这个高度他能应付,一定没问题的。

 

 “那有只猫!拿梯子来!”

不顾众人的反对,蓝河登着云梯一步步往上爬,猫咪被困的位置距离梯子还有一段距离,他必须跨出半步才能捉到那个小家伙。

救援所用的梯子足够坚固,蓝河也足够小心,但他漏算了被大火持续灼烧之后的建筑外架已经失去了稳定,几乎在他抓到猫咪的同时,脚下的借力点突然松脱,整个人失去了重心,笔直地朝地面坠落!

完蛋,当不成英雄要烈士了。蓝河绝望地闭上眼睛,用最后一点儿力气将猫咪护在怀里……

 

“小兄弟,有什么困难就跟我说说嘛,别想不开做傻事啊!”

下坠的路上后领突然被什么东西一拽,蓝河坠落的身体停在半空,他以为是被钢筋挂住了,抬头时正对上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叶修?”

“好久不见啊小英雄,不过这里可不适合叙旧,下去再说!”

 

08.

剧院的大火终于灭了。

蓝河抱着杯子喝了一口水,又用手指沾了一些喂给怀里的小奶猫。

他是被人拦腰提着回到地面的,这辈子都没想过还能被人像拎一只猫一样拎在手里——这家伙简直就是个怪物!

也难怪,曾经的“斗神”一叶知秋,SSR级榜单的霸主,现在这个名叫君莫笑的家伙,提着他一个R级菜鸟飞檐走壁,那真的是太稀松平常的技能。

“好久不见,有没有想我啊?”那人也交接完了任务回到救援车里,随手在他肩上丢了一件外套问道。

“鬼才想你。”

蓝河扭过头,并拍走了叶修伸过来想要抚摸小猫的手。

“啧啧,真绝情……我倒是很想念你呢。”

叶修说完满意地看着小鬼的脸慢慢涨红,耳朵根也染上了粉色,如果条件允许他十分愿意告诉他,如果不是被这个R级的菜鸟,如果不是那个温暖的客厅,他也不会那么快重新做回自己该做的事情。

但现在蓝河显然已经太累了,一动不动地缩在他的外套里,很快就昏昏欲睡地闭上眼睛。脏兮兮的小白猫也乖巧地抬起脑袋,轻轻蹭着他的手掌。

叶修也慢慢在他身边坐下,伸手轻轻揉着他柔软的头发——尽管此时已经变得乱糟糟的,一点儿都没有平时乖巧柔顺的样子了。

这个城市永远需要R卡英雄,正如此时的他一样。


END




评论(33)

热度(490)

©小笔记织毛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