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黄喻】Secrets of heroes

※黄喻A to Z

※世界观参考我的英雄学院&Tiger & Bunny,写前一篇叶蓝的R卡英雄的时候稍微构思过一下,谢谢毛毛的邀请,有机会写出来很开心~


01.

卢瀚文到蓝雨报到的首日,距离他15岁的生日才过去了五个月零三天,不久前他刚通过SR级别的考核,成为蓝雨集团历史上首位破格录取的未成年SR级英雄,从任何角度来说,都是一件值得全城轰动的事情,在进入蓝雨的集团的大厦之前他几乎和G城全部有头有脸的记者打了个照面,如果不是由带领他的前辈郑轩一路护驾,说不定这会儿还陷在长枪短篇里英雄气短呢。

去顶楼的总裁室见过Boss和集团高层后,郑轩带着他在大厦内部四处参观,15岁的小英雄一路上都心不在焉,大大的眼睛东张西望,显然是在寻找着什么东西——或者什么人。

你在找谁?尽管郑轩已经清楚明白地听见了卢瀚文的小声的碎碎念,出于礼貌还是开口问了他。

“还用问吗!”卢瀚文大声说道,“当然是‘夜雨声烦’黄少天,他今天在吗?难道出去当班了吗?什么时候才回来呀,我有好多问题想要问他!”

郑轩满头大汗地捂住了脑袋,他这小半辈子最怕吵,刚才一路进来对付各路记者已经够他受的了,此时少年清亮亮的嗓音震耳欲聋,吵得他头疼欲裂,只想快点儿回去休息。

没想到卢瀚文话音刚落,休息外的走廊发出“咣当”一声巨响,听着这熟悉的声波频率,郑轩的头更痛了。

 “谁谁谁!谁在喊我!”

蓝色和金色相间的护甲、纯白的斗篷,还有系在腰间那一柄鼎鼎有名的光剑“冰雨”,威风凛凛站在走廊上的毫无疑问是蓝雨集团的SSR级王牌——黄少天。

“天、天……”

卢瀚文看得目瞪口呆,一个“哥”字消散在风里,话都说不利索了,这可是十八楼!半空中!只见黄少天背后的落地玻璃上赫然一个边缘整齐的正圆形大洞,形状和他手里的那块玻璃一模一样,他脑子里出现一个疯狂的假设:这洞,该不会是黄少天用冰雨直接切割出来的吧?

 “你这熊孩子怎么上来就叫人家小名呢?叫天哥啦!”黄少天伸手粗暴地揉着卢瀚文头顶的毛,但显然并不打算计较这个,他放下那块大玻璃,急吼吼地朝郑轩嚷嚷道:

“阿轩你有零钱吗借我50块!菜市场的熟食店要打烊了!我得赶快过去!”

十八楼的风儿有些喧嚣,卢瀚文听得更加一头雾水,他才初来乍到,根本弄不明白黄少天这是唱的哪一出。

他瞄了一眼走廊上实时滚动的积分榜——完成委托任务会得到相应数值的积分,英雄个人及所属集团都将以此积分作为日、月、年度排名的依据。榜首的几个名字里当然有“夜雨声烦”的位置,只见黄少天积分末位的数字又往上翻了几百,显然是刚才完成的任务奖励。

但黄少天好像对此一点儿都不关系,他急匆匆地走进休息室,埋头把身上那套价值千万的护甲一块一块往下掰——总不能穿着这一身去菜市场吧!一边掰,嘴里还嘀嘀咕咕地说着为什么这破衣服不能一键穿脱,蓝雨配给的终端设备还没有兼容×付宝功能,改天一定要用意见书塞爆开发部的邮箱……

他的语速特别快,卢瀚文傻乎乎跟在边上,除了给他递了一下衣服,连句“辛苦了”都无法插嘴,只见郑轩跟在他们后面,揉着额角走进休息室,从钱包里掏出一张纸币塞给黄少天,说道:“下次能不能别从窗户走咯,让经理知道你又用冰雨削玻璃,非扣你奖金不可。”

“我这不是赶时间吗!走了!新来的小鬼我们待会儿见!”

黄少天换完T恤和牛仔裤,只留脚上那双带着喷射装置的鞋,揣好郑轩的钱,又从那个落地窗上的大洞跳了出去,背影消失在猎猎的风声里。

“真是的……”郑轩一脸生无可恋地叹气,他收拾好地上那一堆护甲,又提起那块拆下了的窗玻璃看了看,用手腕上的终端联络了大楼后勤过来维修。

卢瀚文见他一整套善后流程熟门熟路,一看就不是第一次发生这种情况,早就习以为常了。

郑轩见他还愣在那儿,招呼道:“走吧,小卢,我带你去餐厅,我们这儿员工餐厅很不错的,尤其今天还有你的欢迎会,应该会加菜。”

“哈?不用等天哥吗,他……他去哪儿?”

“不用等他,我刚想起来了,今天是那个日子啊……”郑轩看着窗外,从那个大洞里望出去,碧蓝的天空令人格外怀念。

“什么日子?很重要吗?”

“很重要呢,”郑轩也摸摸卢瀚文的头,“正好还有时间,你想听的话,我就给你讲讲。”

 

02.

黄少天和他的英雄名“夜雨声烦”是在他十五岁那年的夏天开始在G城叫响的,当时还没有如今这般系统培养英雄的专门学校,各大集团也还只是小规模的事务所,行业内鱼龙混杂、参差不齐;彼时蓝雨集团开办了G城的第一个训练营,招收年龄在15至17岁之间、具有天赋和理想的少年,并从中选拔人才,吸纳入蓝雨集团的旗下成为正式注册的英雄。

训练营的第一批学员仅有20人,黄少天和郑轩便在其中,由于年龄最小,学号也被排在最后,而和他们同样15岁的学员还有一人,那个孩子名叫喻文州,据说是通过了高层的特别推荐,在最后一刻入选训练营名单的。

喻文州其人,在训练营的其他孩子看来就是一个十足的怪胎——毕竟被选拔来的少年,多多少少都天赋异禀,比如黄少天那异于常人的反射神经和爆发力,又比如郑轩比普通人类敏锐无数倍的听觉,可唯独喻文州是个特例,据说他能通过特别选拔的考试,全是靠超高的智商和预判,人机模拟战全部满分通过,身体素质却糟糕得很,差点儿在体能考核里被刷下来,如果不是过人的头脑被高层看中,拿到了特别推荐,他根本就没机会排行在他们之中。

纵然喻文州的脑子比其他孩子聪明数倍,可毕竟他们将来要从事的是以实战为主的职业,怎么看他都更适合去干一些辅助或支援的工作。然而在征询意向的时候,喻文州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要当一个实战型的英雄,知道这件事的时候,黄少天都不知道是该夸他勇气可嘉、还是该笑他不自量力好。

“这家伙是做好打算来当吊车尾的嘛。”最后,黄少天这样对郑轩总结。

而对于这个问题,15岁的少年喻文州却只是笑眯眯地说:“没为什么,因为好奇自己能做到什么程度,所以就想试试呀。”

他说得轻描淡写,事实却并不那样轻松,训练营里大部分的课程依旧是以实战为蓝本而设计的,在某些课程里黄少天凭借身体素质的优势甚至能和17岁的年长学员打个不相上下,可对于喻文州而言,这就是史诗级的灾难——成绩全部垫底是毫无疑问的,障碍赛、攀岩之类的项目都只能是堪堪合格,完全坐实了“吊车尾”的名号。

与惨不忍睹的成绩单相比,少年们的友谊却随风生长,愈加牢固了起来,起先黄少天也只和从小一起长大的阿轩同进同出,某天夜里他想要去吃买二送一的水果刨冰,可他们又吃不完三份,就强行把正在看书的喻文州也给拉入了伙。

 

从训练营的院子里翻墙“越狱”的时候,喻文州还卡在了墙上动弹不得,黄少天都快被他气死了,恨铁不成钢地跺了半天脚,最后只能让他踩着自己的肩膀下来。

“你这吊车尾呀,连爬墙吃东西都比别人慢半拍,活该这么弱鸡咯!”黄少天在路边摊捏着他细瘦的胳膊,大声地嗤笑着,却舀了一大勺子黄桃丁到他的碗里,“诺,这是谢谢你昨天教我算那个解码的破题的!这家的罐头可好吃啦你试试!”

“谢谢,”喻文州努力忽略他沾满口水的勺子,试着咬了一口,“真的好甜。”

 

“哎,白天老方那节课,你们在小纸条上都写了什么啊?”

他们吃着刨冰,黄少天突然聊起了白天理论课的话题,与提倡实战出真知的魏琛不同,理论课的导师方世镜更倾向于强调内心的信仰和意志,在课程的最后他发给每个人一张纸,不允许课堂交流,让学员们用一个词形容自己心中的英雄主义。

“老方可没说课后不能交换答案呀,”黄少天得意地指出了导师的语言漏洞,说道,“我先来,我写的是‘强大’,只有做一个强而有力的英雄才能帮助和保护更多的人,虽然魏琛那个老鬼说我已经很强了,不过还应该能更厉害一点儿吧!”

“我的话……干劲吧,”郑轩接着说道,“没为什么,老豆说我的字典里就没有这两个字,所以我想,最缺乏的东西应该就是最重要的东西。”

黄少天被他逗得哈哈大笑起来,郑轩立刻嘀嘀咕咕地说,是你要我讲的咯,讲了你还笑是不是兄弟了?随后他们齐齐转头,看向喻文州。

“你呢吊车尾,你写了什么?”

喻文州舀刨冰的动作停下来,慢慢回答:“我能做的事情很有限,不够有力、也不够果断,但为了守护信念有一样东西是每个人都能做的——”

“就是牺牲。”

他说完低下头,继续慢条斯理地吃着凉凉的甜食,另外两个人惊讶于他的少年老成,愣了半天也只能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随后很快又聊起了别的,他便也有一搭没一搭地参与进去,说到他喜欢吃什么,喻文州老老实实回答说白切鸡,黄少天在嘲笑了足足一分钟没出息之后,欣然决定明天的宵夜就吃那个了。

“不会让你随便就牺牲的,我可以保护你呀!吊车尾!放心吧,本大爷是不会让自己的好朋友受到一点点伤害的!”黄少天喝掉碗底最后一点糖水的时候突然这么说道。

喻文州咬着一颗樱桃偷笑起来。

总有人觉得他的坚持是无谓的,不值得在虚无的梦想里付出时间和血汗,但他相信总有人能懂得这份心情,总有人值得他付出牺牲与之并肩而战。

也许眼前没心没肺的这个家伙,就是那个名为“也许”的可能性。

 

03.

三年的时光转瞬即逝,受训的候补英雄们迎来了考试季节,由于训练营直接隶属蓝雨集团,因此通过毕业考核后便可直接取得R级(普通级)英雄的资质,并与蓝雨正式签约直接开始工作;此外,取得R级资格后还有另一种选择,就是进行更高级别的挑战——SR等级考核,SR级的任务危险程度比起R级要高出许多倍,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胜任,连参加考试之前都要写下生死状,避免因为考试中的意外而引发纠纷。

黄少天在训练营的阶段就经常被魏琛以实习生的身份带去执行任务,他当然自信满满地选择挑战,保守一点儿的郑轩选择了从R级开始稳扎稳打,而那个喻文州呢,本来他能坚持完三年的训练营顺利取得R级资格就够令人意外的了,谁知他也在第一时间就提交了SR级的考核申请,教其他人都跌破了眼镜。

“文州你没问题吧,别怕,有情况我会保护你的!”出发前,黄少天一反常态地紧张了起来,他一遍遍提醒喻文州检查装备,又这样说道。

前来观战的郑轩扶着额头在心里吐槽,这句话你从昨晚到今天一共说了137遍,你不嫌烦文州还嫌烦呢,我也快给你吵成神经衰弱了……

训练营的学员实战经验不足,组队的形式可以弥补彼此的短板,也方便同时考核他们的应变协作能力,在选择搭档的时候,黄少天毫不犹豫地挑了喻文州,魏琛一度十分担心他会被拖后腿,不过年轻的候补英雄一点儿也不在意。

“你就看好吧老鬼,我一定会保护好文州,顺便轻松完成任务的!”

出发前,黄少天这样拍着胸脯对魏琛保证道。

 

他们的SR级考核地点是一栋位于废弃工地一角的楼房,总共六层,没有电梯,他们需要两人组队在规定的时间里解救关押在顶楼的人质,并清除藏在大楼各处的爆炸物,才算完成任务。

由于时间有限,进入建筑物时喻文州首先提出要分头行动,顶楼的人质必定有人看管,需要近身搏斗,他显然是难以胜任,但黄少天确实近身战的一把好手;而拆弹排爆又是喻文州的拿手好戏,由他执行再合适不过。

任务推进的速度比想象得还要轻松,进入建筑物后的短短十几分钟里,黄少天就制服了看守人质的两名绑匪,将他们捆成了粽子,顺利把人质送到楼外的救援人员手中;而喻文州也以最快的速度清掉了三处爆炸物,将他们安置在防爆装置中。

“搞定!文州你那里怎样?”黄少天拍拍身上的灰,看一眼时间还剩下五分钟多一点儿,于是用通讯终端联络了喻文州,确认他那边的情况。

“还剩一个,我还在找,少天先带犯人出去吧。”

喻文州在二层,探测仪显示应该还有一处爆炸物没有清理,但屏幕上的光点飘忽不定,定位十分困难,实战和理论的差别就在这里,这也是对他来说最困难的部分,喻文州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再次思考。

还有什么地方是遗漏的呢……对了!

“少天,椅子!”喻文州对着通讯器喊。

“什么椅子?”对面的黄少天正把人犯塞上警车,给他问得一头雾水。

“人质是绑在椅子上的对吗,椅子底下你检查过吗?”

“卧槽,没有!”

“我知道最后那个炸弹在哪儿了,很快就好。”喻文州看一眼剩余的时间,只剩下一分多钟,挂断通讯后他立刻朝顶层跑去,黄少天也重新冲进了大楼,飞速向上攀跃。

当喻文州气喘吁吁地抵达六楼、检查捆绑人质的那个椅子,时间只剩下三十多秒了。

滴答、滴答,椅子底部传来微弱的计时器的声响,在听见这声音、又看见定时装置上显示的数字时,喻文州瞬间脸色惨白——剩下三十秒,哪怕他破解的速度再快,也是赶不上的。

手上只有一个防爆袋,根据这捆爆炸物的体积,无论如何也是控制不住的。

“少天别上来!”他第一时间把炸弹从椅子上解下,同时对着通讯器大喊。

“你说什么?文州,怎么了?”黄少天的声音从通讯器和楼梯口同时传了过来,见他已经取到了爆炸物,放松了语气,“你找到了?时间快到了动作快点啦!”

喻文州露出一个笑容,轻轻把炸药收进了防爆袋,说道:“嗯,找到了,你先下去吧。”

 “我处理一下就来。”

 

04.

“最后文州用身体掩住了那个爆炸物,而黄少天已经下楼了,爆炸的时候没有伤到其他人……算起来也就是几年前的今天,照例天哥是要请他吃好吃的。”

郑轩最后这样说道,原来是今天……怪不得黄少天火急火燎的呢。

 

“好了,故事说完了,我们去食堂吧,你天哥去买个白切鸡很快回来的。”郑轩揉揉额角,今天好像回忆得太多,也说得太多了,希望不会被那两个人怪罪。

卢瀚文半天没动,郑轩低头一看,那张小脸上湿哒哒的,这小鬼居然已经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了起来。

“呜呜呜哇……太可怜了,喻前辈还没当上SR就、就牺牲了吗!这考试也太残忍了呜啊啊啊啊……”

“我擦你,你可别哭了……”郑轩本来听力就比别人灵敏,耳膜都快给他震破了,他正想破脑袋要怎么安慰卢瀚文,走廊另一头远远飘来一个温柔的嗓音。

“发生什么事了?”

声音有点耳熟,卢瀚文抬头一看,是刚才见过的那位蓝雨集团的Boss,此时他没穿西服,换了衬衣和毛背心,看起来就像个大学生一样。

“怎么啦,谁死了让我们小卢这么难过?”Boss温和地摸了摸小卢的头,问道。

“文州啊……”郑轩心虚地喊了一声。

卢瀚文听到这个名字瞬间止住了嚎哭,他吸着鼻子使劲想了想,好像那位Boss桌上放着写有姓名的席卡,名字好像是……

喻、文、州。

“考试是挺逼真的,但那炸药不至于要命,我们身上也有防护措施,小卢前不久才经过SR的考核,这么快就忘记了吗?”喻文州微笑着提醒他。

“那、那您?”卢瀚文又努力地在记忆里搜索一番,蓝雨的几位顶尖英雄他都见过,并没有喻文州这号人物啊?

“我是R级,那次考试方老师没有让我通过,所以我没有拿到SR的资格,”喻文州说道,“作为英雄固然需要牺牲精神,但顶级的头脑应该拥有更宽阔的视野,既然是废弃的工地大楼,窗外并没有闲杂人等,将爆炸物踢出建筑是最佳选项,但我并没有那么做,一时冲动造成了人员伤亡,尽管“伤亡”的那个是我自己,被判断为不合格也是十分合理的。”

“当时是够难过的,可后来我发现,似乎当集团的高层更能发挥自己的优势,所以就专心做副业了,英雄等级也就只有R级,小卢没有印象也很正常,毕竟——我的积分也是吊车尾嘛。”

卢瀚文的脸已经红得快要熟透了,闹了这么大一个乌龙,会不会被罚没有晚饭吃啊!?不过看郑轩和喻文州的脸色,有似乎没人打算追究这件事,他暗暗松了口气,顿时又有了作死的勇气,趁郑轩在前面走远了,悄悄问道:“那为什么,您当时没有选择把炸药扔出去呢?”

喻文州的脸上露出少有的惊讶,随后释然一笑。

“也许因为冲进来的人是少天吧,看到是他,好像就没法冷静判断了呢。”

“诶!!!”卢瀚文懵懵懂懂地睁大眼睛,他似乎理解了其中的意思。

“那,那天哥知道吗?”

“谁知道呢,我没有同他讲过,所以也请你保守秘密哦。”

他略带苦恼地说完,视线慢慢转向窗外,黄少天进破窗而入的那个大洞还没修好,窗外湛蓝的天空已经转为漫天霓虹,艳丽非常。

 

END


评论(3)

热度(64)

©小笔记织毛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