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喻】水中来客-上篇

※蛇精病脑洞,两发完结,OOC*3,什么都别信

※感谢 @阿诔  @蓝桥绝色 粤语&烹饪技能支持 

※ @豆花糕  @八顿 · 葛朗台 来吃鱼


上篇

G市的春季格外短暂,6月初就闷热得不像话,所以相对凉爽的清晨成了农贸市场一天最热闹的时刻。

市场东侧是一排水产摊,除了大量时令冰鲜海产,还出售各类养殖或野生的淡水鱼,最近有个摊位生意特别好,摊主请了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来帮忙,小伙叫黄少天,因为长相英俊、动作也利索,算账杀鱼都是一把好手,惹得周边几个卖黄瓜秋葵的姑娘心动不已,时不时地来送些蔬菜瓜果,明里暗里地示好。

“尼条鱼好新鲜咖,我滴鱼锦靓行过路过千祈唔好错过——靓仔你要滴咩鱼,我同你介绍下呀!”

“我,买鱼。”

这会来买鱼的年轻人已经在摊前站了五分钟,他看起来和黄少天差不多大,长相斯斯文文,嘴角笑意温和,语速很慢,听口音怪怪的,衬衫袖口挽上去一些,露出一截比普通G市男生白皙的手臂,怎么看都不像是本地的。

“我晓得你买鱼啊,那你要什么鱼?非洲鲫、桂花鱼、多宝鱼还是鲩鱼?普通的草鱼花鲢也有!都很新鲜的!你喜欢清蒸还是红烧还是煮汤?我给你挑新鲜的呀!”

“不,不用,就要……那条。”

年轻人伸出一根细白的食指,指了指水箱底部最小的一条鲤鱼。

“原来你喜欢鲤鱼啊,可是它很小诶,肉少刺又多,要不要我给你换个大的你看右边这条怎样——”

黄少天把漏网伸到水里,指着另一条大些的鲤鱼给他看。

“不用,就要那条。”

“好吧,等我一下!”

网落鱼起,黄少天放下网子,戴着橡胶手套单手把鱼握在手里,“小归小,还蛮活泼的嘛,你别乱动啦我很温柔的!你猜这条鱼多重?”他抬头望向那个买家,说话的时候露出两排好看洁白的牙齿。

皮肤很白的年轻人茫然地摇头。

“这么小,我猜才一斤多,你别看我年轻啊,我算分量和很准的!不信我给你称一下!”他一边把扭个不停的小鲤鱼放进塑胶袋子称重,一边继续说道,“我同你讲,这个鲤鱼呢土味很重,你烧之前要拿醋和胡椒涂一下这样烧出来才没土腥气知道吗?嗨,你看我猜得准吧,一斤一,看你第一次来便宜卖了,十二块,我再送你把葱,谢谢惠顾啦!”

他做这番动作的时候扬起一些水滴,不巧落在年轻人的眼角,他也不恼,依旧维持着礼貌的笑,用手指把水滴揩去。

黄少天平时的顾客大多是阿姨大妈,很少见到那么斯文的人,年轻人白白的手腕看得他有一瞬间的晃神。

“哎,你一看就是不会做家事的人,我帮你杀好算啦!告诉你啊,虽然我是临时来帮忙,但是技术很好的!苦胆一点都不……”

他自小在海边长大,虽然家里不是做水产生意的,但和水亲近,又常在邻居的鱼摊上玩耍,十多岁就能杀鱼、做鱼,今年也是由于大学毕业一时还没想好去哪里工作,索性帮着熟人看几天摊打发时间。

黄少天本是好意,年轻人一张脸却似乎有一瞬间的苍白。

“不,不要杀,你,你直接给我就好,多放一点水。”

他迅速地付完钱,提着袋子就走了,像是这里有什么可怕的东西似的。

“真是个怪人。”黄少天看着他的背影喃喃自语,这个人的穿着打扮挺讲究,手上除了鱼也没提任何的东西,不像是来买菜,倒像是专程只为了买条鱼来的。

不过笑起来还蛮好看的。他又这样在心里补充道。

 

黄少天原本以为这只是一个小小插曲,没成想这个人第二天又来了。

这次他买了一条看起来懒洋洋的鳜鱼,不像有病的样子,本来鳜鱼长得凶,可这条抓在手里连扭都不扭一下,异常乖顺。

“昨天那个鲤鱼怎么样,好吃吗?”黄少天一边熟练地抓鱼、称重,一边问道。

那人却只是摇了摇头,笑笑不说话。

“你今天吃鳜鱼啊?这个清蒸好吃,你记得蒸之前涂上一点盐肚子里塞两片姜,出锅一定要浇上热油,否则就不正宗咯!对了酱油也很重要,我最喜欢致美斋的,你可以去打一点试试看!”

“三十块!今天要帮你杀吗?”

年轻人连忙摇头,从一个深蓝色钱包里掏出钞票递给他。

“不……还是,和昨天一样。”

 

第三天、第四天,当这个男人每天像上班打卡一样准时出现在黄少天的摊位前,他来了兴致。

“哎,每天都看见你买鱼,认识一下呗?我叫黄少天,你叫我少天就行!”

“……少天。”

“嘿嘿,你叫什么名字?”

“我姓喻,喻文州。”

 

名为喻文州的青年连着半个月每天都从黄少天那里买走不同的鱼,有时候一条、有时候两三条,无一例外都是野生的活鱼,而且都是直接用盛水的袋子带走,死活都不让黄少天帮他处理好。

不过这样一来二去的,两人的话却渐渐多了起来,喻文州在摊位前逗留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不忙的时候黄少天索性搬把凳子让他坐到铺子里,东拉西扯地听他讲这讲那,从门口大蒜多少钱一斤说到卖猪肉的摊主女儿又换了一个男朋友。

喻文州从不嫌烦,似乎对这一切都很感兴趣的样子,始终微笑着听。

黄少天发现喻文州特别喜欢鱼,有时候他甚至觉得这人能听懂鱼说话,因为有一天喻文州指着水面上的一条鲫鱼对他说,“它不喜欢你的饲料,想吃荤的。”

他将信将疑地换了些鱼虫给那条鱼,果然看起来高兴了很多。

喻文州看着那条鱼,笑得特别高兴。

黄少天只觉得这个人好生奇怪,明明很喜欢鱼,一直买鱼回去,可每次给他介绍怎么做鱼的时候他又充耳不闻,甚至会露出些许害怕的表情,尤其这两天,脸色总是带着不寻常的苍白,看起来身体不太好。

时间长了他也就顺着他,不再多说做鱼的事情了。

 

第八天的夜里台风登陆,带着连夜的暴雨一直下到白天,风势减弱了,雨却一直没停,黄少天原本想歇业一天,转念一想没准那人会来呢,就还是顶着雨幕跑去开摊。

这天的农贸市场格外冷清,除了少数几个蔬菜、肉类摊位开着,几乎都没什么人。

他一直等到中午,实在无聊透顶的时候,喻文州才姗姗来迟。

市场里的积水没到脚背,年轻人挽着裤腿,露出的脚踝、半截小腿同手腕一样白皙,和往常一样挂着温和的笑容走到他跟前。

这样大的雨,他却没有打伞。

“哇靠你不打伞要淋死啊?赶快进来!”

黄少天一把把他拉进铺子,喻文州倒是仍旧笑眯眯的,仿佛没觉得淋雨有多不正常。

“没事,我以为今天少天不开业呢。”

“是不想来啊,还不是怕你扑个空?你要什么鱼,我给你捞啊。”

喻文州这天选的还是一条鲤鱼。

把鱼包好递给喻文州,黄少天却示意他在铺子里等一会,自己跑去把那些水箱一一盖上,俨然是要收摊的架势。

“反正也没客人,等到你我就好收摊啦,外面雨这么大,我送你回去啊?”他指了指停在铺子里头的摩托车。

喻文州表情依旧,他却没忽略那异常苍白的脸色,拉他进来的时候觉得那人体温有些高,尽管和往常一样规规矩矩地坐在铺子里,眼睛半开半阖,似乎十分疲惫。

糟糕,别是病了才好。

“好,麻烦少天了。”

 

喻文州的家离市场不远,黄少天开足马力只花了几分钟就飙到了他家楼下,一路上身后的人都软绵绵地倚着他后背,隔着衣服传来的温度烫得惊人,最后几乎是被黄少天半扶半抱着,才挪进了家门。

映入眼帘的是简单的一室一厅,客厅里有个巨大的鱼缸,却没养观赏鱼,两条鲫鱼在里头悠哉地游动,看到他们进门,都凑到玻璃边上来。

敢情他买鱼都是拿来养的?那之前的几条去哪里了?吃了?

他还在不停的脑补,就看到喻文州示意他把刚才买的鲤鱼放进去。

“这……能混养吗?”

“可以,没关系的,我和它们说好了。”

说好了?说什么?和鱼说?

黄少天一头雾水,还想追问下去,话到嘴边看看那人白得不像话的脸色又生生咽下,连忙照做,又把人扶进卧室里。

卧室里有一张对单人来说大得过分的床,黄少天心头一沉有些不太舒服,他耐着性子把人放到床上,一摸额头就觉得不妙。

“你发烧哎!家里有没有药?不然我带你去医院吧?”

他说着就要把人捞起来,喻文州前一刻还病怏怏地靠着床头,听到“医院”两个字一下露出惊吓过度的表情,使劲挣动着要脱离他的搀扶。

“不行!不能……不能去医院!”

“好好好,不去,哎你别乱动啊,躺好躺好。”

喻文州依言躺下,脸色渐渐泛起潮红,他似乎热得难受,哼哼着伸手去解衬衣扣子。

“少天……”解开两颗纽扣,他突然开口道。

“嗯?怎么怎么,哪里不舒服?要我做什么?”

“你可不可以……出去一下。”

 “你要换衣服啊,没关系啊,都是大男人有什么不能看的,我怕你不舒服要帮——”

“你出去。”

这人分明声音微弱,却很坚定。

 

Tbc

 

无奖竞猜啊,喻队是个什么呢

A是人

B不是人

评论-28 热度-280

评论(28)

热度(280)

©小笔记织毛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