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喻】on call 24h-午夜拼图01

※因为没肉所以应该看起来无差吧

※终于写到这对了,实习医生啊,年轻真好

※写一写看不顺眼喻队的少天。好玩~

系列导航:《荣耀急诊室》(叶蓝)  邱乔篇 王楚篇 韩张篇 杜柔篇 莫橙篇

全文导航 02 03 04 05 06

(一)

又是一年临床实习的开始,结束了四年多的基础、临床课程,经历过无数次大小考试,这一年的实习医师们终于穿上白大褂,在医院礼堂里共同宣誓。

“我庄重宣誓,并将誓言视若神明,信守终生;

“忠于医疗事业,正直诚实,对同行宽仁公平;好自为之、光明正大地施展自己的医术,不择贫富,竭力为患者医治……

“以上逐项,若信守不移,我将载誉终生幸福一世,反之,则遗臭万年【1】。

“领誓人,黄少Ti——”

 

“嘀嘀嘀——”

闹铃骤响,划破一室寂静,黄少天猛地睁开眼睛,翻身看一眼手机。

“卧槽!七点四十了!”

这是他入临床实习的第一天,所有实习医生都得集中到医院礼堂去进行入临床前宣誓,而规定的集合时间,是早上八点。

年轻人大喊一声,随后飞快地从上铺翻身而下,动作震得床架子吱呀作响。

“完了完了今天宣誓仪式啊啊啊!!!要迟到了!卧槽千万别被那个糟老头子看到否则老子可就丢脸丢大发了!郑轩!大礼堂在几号楼?”

黄少天一面飞快地洗漱穿衣,一面头也不回地问室友。

他手脚很快,五分钟后已穿戴整齐,冲着镜子一咧嘴,露出十六颗洁白整齐的牙。

崭新的白大褂,昨天刚到手的实习医师胸卡,左胸的口袋里整齐插着红蓝二色水笔,想想似乎还缺了什么,对了,是老爹特意从国外买的littmann听诊器,水蓝色的软管还是今年的限量色,他记得自己挂在门背后——

“礼堂在三号楼,你醒得晚,郑轩已经先去吃早饭了。”

黄少天一转身,就对上一张并不想见到的脸。

 “……是你啊,怎么,年级第一,不早点去礼堂做准备,等我干嘛?”

 

同他说话的人叫喻文州,是黄少天的同级、同班、实习同组,连续三年综合成绩年级第一,也是这天所有实习医生宣誓的领誓人。

黄少天早就醒透了,方才的种种,那个自己站在台上带领大家宣誓的画面,不过是一个梦而已。他在系里一直是活跃分子,几年前也曾代表所有新生发言,然而在进入临床实习的第一天,领誓人最后却选了喻文州。这么拉风的事让人抢了风头,叫他怎么能不郁闷?

喻文州也不和他多话,面上和气地笑着,转身去开宿舍大门。

“走吧,再不然真的要迟到了。”

“知道了!”

 

说来奇怪,他和喻文州不对盘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这家伙早熟得很,讲话慢条斯理,规矩斯文,很受教授们喜欢。

头脑是是很好没错,可男生之间的友谊难道不是在于一起干坏事?

真虚伪。

这是黄少天给喻文州下的第一个评价,这个评价伴随他过了四年,可就是这样的一个喻文州,却始终阴魂不散——解剖课同组、体育课同组、体格检查练习同组,就连到了临床,还被分到同一个实习小组、甚至同一间宿舍。

要不是宿舍里还有个两人的共同朋友郑轩,他真不知该怎样度过接下去的一年。

 

他们刚踏进礼堂,喻文州就被教导主任喊去了,主任平日里就不苟言笑,此时更是一脸严肃地拉着喻文州嘀嘀咕咕,显然对他差点迟到的事情相当不满。

黄少天内心打鼓,担心喻文州会把自己睡过头的事情也供出来,后者却只是好脾气地笑着冲主任点点头,随后坐到第一排最靠近舞台的位置候场。

一瞬间他觉得有点愧疚,随后很快晃晃脑袋把莫名其妙的情绪甩开。

这么虚伪的人,早就习惯了吧,他这是在内疚个什么鬼?

 

“我庄重宣誓,并将誓言视若神明,信守终生……”

喻文州的声音平稳温和,压根称不上慷慨激昂,甚至少有起伏,然而这大名鼎鼎的希波克拉底誓言本身就是最好的励志语句。宣誓结束,黄少天放下成拳的右手,内心激动难抑,恨不得马上就奔到手术台边大展拳脚。

不过他似乎忘了,他们所在的实习小组最先轮转的是他最看不上的各大内科。

 

“没劲!为什么我得先转内科!内科有什么好玩的,查一上午房,再写一下午病史,一整天就过去了,一点成就感都没有!郑轩我真羡慕你!明天你就能上台吧?”

黄少天蹬一脚地面,座椅往后滑行一米,抬头正对着郑轩的床铺。

这一天的学习任务并不轻松,参观医院、了解各大科室特色、实习医师责任划分、基本临床技能培训,光完成这些任务就花了整整一天,下午还做心肺复苏演练,几轮CPR下来早就累得话都不想说,所以尽管才十点多,郑轩已经上床躺着在刷手机了。听到黄少天的问题,他从上铺探出半个头:

“我倒是宁可和你换,你不觉得第一天就上台,压力很大么?”

郑轩一头黑线,开玩笑,他们这些菜鸟,一点经验都没有就上台,破坏无菌原则怎么办?不挨批就不错了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也就是黄少天这种性格的人才会觉得那是一件能出风头的有趣事。

黄少天撇撇嘴,又转头道,“喂,年级第一,你呢?”

喻文州吃过饭后一直在翻阅内科书和笔记,他们在宿舍聊天,他就偶尔搭一句话,此时他还捧着自己的笔记本,两只脚泡在一盆热水里。

黄少天以前没和喻文州同寝过,他们从医学院的宿舍搬到医院宿舍,重新分配之后两人住到一个屋,看到他泡脚,觉得有点稀奇。

“这年头还泡脚?你是老年人吗?”

喻文州目光从笔记上挪开,微微一笑,“身体不太好,家人关照的。”

他又低下头去翻了两页笔记,缓缓道,“内科是一门讲究诊断思路和综合判断的学科,很有意思的,我想明天到病房里,也会学到很多东西。”

黄少天说不过他,嘟囔着“无聊”又把凳子滑回了自己桌子前面。桌上笔筒里插着些止血钳、持针器、手术刀柄之类的手术器具,没事就拿在手里把玩,他抽出一根丝线拴在茶杯把手上,百无聊赖地打起外科结,动作快速轻盈,竟丝毫不输给真正的外科医生。

“管他内科有多好,”打完一串绳结,他将杯子一推,抄起没装刀刃的手术刀柄,凭空挥动两下,“可你不觉得,能用好这把柳叶刀的人,才是真正的高手吗!”

喻文州又是一笑,并不接话。

黄少天却似乎明白过来他为何沉默——如果说成绩优异,个性温和的喻文州有什么缺点的话,那就是这家伙动手能力不算很强,做实验、解剖课都不太利落,慢慢吞吞的。

这人,估计以后毕业也会选择一个内科学科吧?

 

黄少天内心并不把内科轮转当一回事,可光是第二天上午的查房,就让他跪了个彻底。

8点整交班,8点15分查房,从病房的这头到那头,主任后头跟着副主任,在后头跟着主治、住院医师、临床研究生、护士长、药剂师,最后才是他们这些菜鸟实习医师,消化科老主任出了名的严格,查房提问刁钻古怪,住院医们个个战战兢兢如临大敌,一有答不上来的地方,便免不了被数落嫌弃一番。

五十多张床位挨个查,等从最后一间病房出来,住院病人连午餐都吃好了。

“黄少天一屁股坐到休息室的沙发里,揉着酸胀的腿,“我靠!!!能再变态点吗!腿都站水肿了!那主任怎么问题那么多?”

“知足吧,今天已经很客气了,以前回答问题答不上来,主任都是要摔chart的呢!”

接话的人黄少天不认识,看胸卡似乎是消化科的一名研究生,他显然已经久经考验,看着面前朝气蓬勃的小实习生,不禁觉得有趣,而另一个——他望向喻文州。

这孩子不简单,今天主任提了几个连他都觉得有难度的问题,这孩子的回答说不上老练,倒也中规中矩答得七七八八,从实习生的水平而言实属难得,假以时日,一定会是个很优秀的内科医生。

“同学,今天回答问题很不错,你叫什么名字?”

“我——”

没等喻文州答话,办公室墙上的传唤器突然响了起来,说话的人是那个凶巴巴的主班护士。

“实习生有吗!到操作室去做腹穿!”

“好的!马上就去!”

黄少天兴奋地应了一声,从沙发上跳起来朝外走。

他憋屈了这么久,这回终于轮到自己发挥的时候了!

Tbc

 

【1】这一段就是希波克拉底誓言的摘选,原文比较长,有各种翻译版本,我就把自己宣过的那一版拿来用了,觉得翻译得比较练达=w=


评论-14 热度-266

评论(14)

热度(266)

©小笔记织毛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