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喻】黄先生的早餐

※我流设定的吸血鬼paro

※复健复得仿佛一坨翔,打我不要打脸,谢谢。

※时间线是那篇叶蓝吸血鬼pa的前作,不过两篇没什么关系。。。


(一)

黄少天的每一个早晨都是从饥饿开始的。

“老鬼你搞好了没有!我很饿啊!”

“你不怕拉肚子我没意见,再等两分钟,还有——”魏琛从办公室探出脑袋,恶声恶气地补充,“你敢再喊一句老鬼试试,信不信老子把你翅膀掰断!”

两分钟后,一袋复温的库存血被丢到餐桌上,黄少天终于把脚从桌子上放下,用两根手指捏起血浆袋子:“又是B型?真没劲。”

魏琛白他一眼:“不喝拉倒,你还讲究起来了?嫌没意思你倒是去献点儿?”

说着他伸出手,作势要将那袋血手回去。

“哎别别别!B型血嘛!性格活泼,我喜!”

话是这么说,当暗红的库存血滑进喉咙时,黄少天仍旧不爽地皱起了眉头。

 

从诞生那一天起,黄少天就是个倒霉的吸血——他天生就对新鲜的人血过敏。

是的,过敏。

按照通常情况,吸血鬼必须依靠吸食人类或其他生物的血液生存,当然新鲜人血的品质是最好的,但基于先天有别于其他吸血鬼的体质,黄先生从小就没喝过几口好血。

年少时代他还不懂事,对那些个猪血羊血极度不满,夜里偷偷跑出去咬了街边流浪汉的脖子,回来以后大病一场差点把小命都丢了,这才知道厉害,再也不敢乱来了。

等到黄少天满200岁的时候,叔父魏琛开了一家私人诊所,借工作之便能搞到些库存的冷冻血,又通过几道特殊工序的加工,才让可怜的黄先生勉强能食用人类的血液。

 

“喝完了赶紧收拾收拾,还有任务给你!”魏琛穿上白大褂,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现代的血族大都隐藏于人类社会,为了能在白天出门行动,防护装备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蛇末热务?”

黄少天心不在焉地咬着血袋子,口齿不清,说完他咽下最后一口血,袋子里还剩下2/3,密封好了又放回冰箱里存着。

“说来话长,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二)

诊所的走廊尽头有一间单人房,平时很少有人住院,一直空置着。魏琛打开门带黄少天走进去,床上躺着一个人,正在熟睡。

“老鬼,这你私生子?”黄少天蹲下去打量那个人,虽然闭着眼,但五官轮廓看起来哪儿都不像和魏琛有关系。

魏琛对准屁股踹了他一脚,“老子刚才在门口捡的!”

 

纵然血族融入人类社会的时间也不算短,魏琛也不至于没事捡个大活人来养,只是他早上买早点回来,发现这家伙晕在诊所门口,初步检查结果是严重贫血,颈侧也有被血族袭击的痕迹。

当代血族与人类交往密切,吸食血液通常比较低调,也尽量不和人类正面冲突——毕竟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人类有的是办法消灭他们,为了生存还是小心谨慎为上。这位同族下手也真够狠的,险些伤及性命,这是极少见的。

虽然不想多管闲事,但再过半个小时就是上班高峰,就算诊所位于小巷深处不太起眼,可总不能让人就这样躺在门口吧?魏琛没办法,只能把人拖回来暂时安顿在这里,让黄少天看着,想着等人醒了再随便找个理由糊弄过去。

“我还得去出诊,你留在这儿,别暴露身份,要是人醒了就打发走——别忘了收钱!”

魏琛嘱咐着,黄少天一直都在这间诊所帮忙打零工,这点程度应该难不倒他,不过黄先生此时似乎没什么心情听他说话。

舌尖沿着白皙的手腕反复舔舐,尖细的犬齿小心翼翼地,用刚好不会刺破皮肤的力度轻轻触碰着,那人桡动脉的搏动少许有些微弱,但甜美的气味仍争先恐后地朝鼻腔里钻。

“老鬼,这个人好香……”

 

(三)

黄先生当然是没敢咬下嘴,他得爱惜自己200多岁的小命。魏琛已经做过初步的治疗,他只需要搬个凳子坐在床边看着就行。黄少天闲得无聊只好拿出手机里玩起消消乐打发时间,等他刷完七八管体力,腰酸背痛地准备起身活动一下时,床上的人轻哼一声,醒了。

黄少天看一眼那人干裂渗血的嘴唇,咽了口唾沫,“你醒了?我我我……我给你倒杯水!等着!”

他太饿了,只能光速逃离现场,奔回魏琛的办公室,将冰箱里喝剩下的那袋血浆全数灌下去,才稍稍缓解了喉间的燥热。

“呸!真难喝!”

黄少天端着水杯回到那间病房,床上的人还维持着平躺的姿势,睁着眼看他。

那人身上的味道还是该死的好闻,他站得离床老远,伸长了手臂把杯子递过去,脸拧向另一边:“我拿水来了你自己喝吧!喝完把杯子放在床头柜上就行!这里是我表叔开的诊所,你倒在门口所以他就把你捡回来——呸呸呸他就把你救回来了!现在你很安全,不用担心!你想吃什么吗?想吃你就说,我去准备……哎那个,”他突然想起来自己忘记的事,“我叫黄少天,你可以叫我少天!”

一连串的话说完,床上的人仍旧没动静,黄少天胳膊都酸了,转头一看,那个人还是躺着,闭着眼,全身微微颤抖。

过了一会儿,他睁开眼睛,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个虚弱的笑。

“抱歉,实在没力气了……”

“日!”

黄少天暗爆一句粗口,烦躁地抓着头发走过去把病床摇高,“没力气你不早说!别勉强啊,来我扶你!”

他在那人身后垫了个枕头,端着水杯凑到他嘴边,“喝水!”

那人乖顺地照办,他似乎渴极了,一口气喝掉半杯水,喉结随着吞咽上下移动,黄少天忍不住去看,又狠狠掐着自己的掌心。

冷静冷静冷静,黄少天你要忍耐,你要克制!你要做个优雅高尚脱离低级趣味的血族!

“谢谢你……少天。”喝完水,这个人类的精神似乎好了一点,眉眼弯着好看的弧度。

“我叫喻文州。”

 

(四)

黄先生这天的早餐桌上摆着一盘圣女果。

他不知道古堡里的先祖们是用怎样优雅的姿态进餐,无论是摇曳的烛光、厚重的丝绒窗帘,或是高脚杯里少女的鲜血,都只是遥远的记载而已,当代的吸血鬼大都活得十分随意,他小时候亲眼见过魏琛喝完血还抠脚,而族里另一位姓方的前辈,饮血用的器具是个可爱的猫爪杯。

不过对面的这个人吃饭的样子倒是很规矩的,喻文州已经喝完了碗里的粥,正在削一个苹果,动作慢条斯理,果肉清甜的的味道飘散开来,让吸血鬼先生破天荒地认为人类的食物也可以很美味。

黄少天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连同白皙指尖放进口中吮吸的动作也不放过,随后捏起一个小番茄丢进嘴里。

满嘴鲜红的汁液四溢,味道还挺不错的。

饶是喻文州修养再好也无法忽略这样的当面视奸,他停下动作,问道:“怎么一直盯着我看?脸上有脏东西吗?”

“看着你下饭啊……”黄少天又扔了两个番茄到嘴里。

“下饭?”

“咳——呸呸呸!你听错了,我是问,你下一个东家找到没有?”

“哦,那个啊,”见他恢复了平日的笑容,黄少天暗自松了口气,“附近有所学校,等暑假过了就可以去报到,教数学。”

 

这是喻文州到他家寄住的第十天,这本来是个普通的失业青年,以前做老师的,从隔壁市过来找工作,谁知外出时被不明人士袭击,等醒来的时候,已经瘫在小诊所的床上了。他举目无亲,又无家可归,黄少天便邀请他到自己的住处暂住。

除去初次见面那莫名其妙的好感,吸血鬼先生有自己的理由——遇见喻文州之前,他的日子过得像一本流水账,两百多年一页一页无聊地翻过去,嚼之无味,没意思透了,况且比起他的同类,他伙食还差啊!可是这个人类的气味实在太好闻,就算不能喝,闻闻都能下饭,生活质量都提升了,能不满意吗。

“那开学之前你都住在我家好啦!反正你也没地方——”

期待的话语戛然而止,黄少天目光同意识一起凝滞在喻文州指尖——水果刀割破了细嫩的手指,殷红的血正一点一点渗出来。

吸血鬼先生眼前一花,看见理智的小人和自己挥手告别。

 

(五)

黄少天至少有100年没有尝过新鲜的人血了,更何况记忆里那个流浪汉的血,除了新鲜一无是处,又怎能和此刻口中的美味相提并论?他开始明白为什么会有人类拼死吃河豚,鲜甜的血液带着最舒适的体温,哪怕只有一点点也好,这都忍得住,过去200年他就白活了!

不就是过敏吗!最多就是抢救一通、再挨老鬼一顿臭骂而已,他是一只能屈能伸的吸血鬼!眼一闭心一横,吸血鬼先生决定彻底弃疗,犬齿轻轻刺破皮肤,让自己吃个饱再说。

“少天?”

喻文州喊了一声,他试图从房东嘴里抽走回指,不过没什么用。

直到过足嘴瘾,黄少天才依依不舍地松开嘴,回过神来才察觉自己做了在旁人看来多可怕的事情。

喻文州看看自己的手指,那个伤口已经愈合,仅留一条淡淡的红痕,于是他又抬起头,对着黄少天欲言又止。

被他看得心里发毛,黄少天忍无可忍发出一声哀嚎,自暴自弃地开始坦白。

“好吧——”他叹了口气,“我有罪,我骗了你,其实我不是人是吸血鬼……啊啊啊你别怕我从来没伤害过人类!那个,咬……是咬过一口,就一小口!那时候年纪小嘛,熊孩子你懂的!”

见喻文州不回答,他沮丧极了,又喃喃地自言自语:“反正我也过敏,再过几分钟就会倒下了,你要是生气就别管我,让我自生自灭死掉算啦……”

“过敏?”青年这时候突然有了反应,“很难受吗?”

“你看看我现在是不是满脸疹子?呜!你的血真好喝,死了也值……嗷!我头晕,我心慌,手脚发麻!我不能呼吸了!”

黄少天只觉得全部的力气都在离他而去,四肢瘫软倒在地上,痛苦地抱住脑袋。

喻文州走到他身边蹲下去,拍拍他的肩:“可你脸上没有皮疹。”

“你再说一遍?”

“我说,没有皮疹。”

 

(六)

 黄少天沉默地倒挂在窗帘杆子上——从他没出息地躲进卧室起,已经过去三十分钟了。

“少天,开门吧。”喻文州在外头锲而不舍地敲门。

“……”

吸血鬼先生在这人类面前丢尽了颜面,他现在什么也不想说,他要做一只安静高冷的蝙蝠。

“我没有取笑你,”喻文州解释,刚才他是忍不住笑了一秒钟,可很快就恢复常态了呀,“你出来吧。”

“……”

门外的人又敲了两下,随后喻文州再也没说什么。黄少天以为他放弃了,他闭上眼睛打算思考鬼生的时候,门外突然又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喂,少天,你要是不出来,这储备粮可就归我了啊?”

在黄少天两百多年的记忆里,这个声音的主人总能激起他最原始的愤怒,他猛地从窗帘杆子上跳下来,破门而出的那一刻终于忍不住爆了粗口。

只见喻文州双目紧闭地躺在那个男人怀里,已经失去了意识,衬衣扣子被解开两颗,裸露出半边肩膀——来人苍白尖细的手指对着白皙的颈部戳戳点点,饶有兴致地研究着从哪里下嘴更合适。

“艹!叶不修怎么又是你?快把手拿开!”

“别紧张嘛,开个玩笑,好歹咱俩也是旧相识,起码的信任总得有吧?”

这个名为叶修的男人也是血族,比黄少天要长个好几百岁,两人算是旧识,不过那家伙每次出现在他面前准没好事——眼下就是例证。

黄少天上前一把将人拽回自己怀里,后退两步警惕地瞪着来人,“少跟我套近乎!你对他做了什么?!”

“你可别误会,是他自己晕的!”叶修两手一摊,红色的双眼里毫无歉意,“年轻人,也该有点节制,你看,都把人弄贫血了,就算是储备粮也要可持续发展,懂不?”

“少来这套,一边呆着去!”

叶修虽然语气欠揍,倒没有说谎,喻文州身上没有被袭击的痕迹,应当只是由于贫血还未痊愈才会晕倒,黄少天暗自松了口气,把人送回卧室床上,确认没有大碍后才出来,轻轻地带上了门。

 

“大白天的不在你那儿呆着,到我这儿来干嘛,你那些小辈终于忍无可忍,把你赶出来了?”

黄少天没问叶修是怎么进他家的,这老家伙有的是办法,况且客厅的窗户开着,容纳一一只蝙蝠通过绰绰有余,他只是纳闷这人怎么会无缘无故来找自己。

“哥还没那么凄惨,”叶修毫不在意地耸肩,“只是好心来提醒你,他们要行动了。”

黄少天挑眉:“该死的猎狗,没完没了了还!”

叶修所说的“他们”是在这个年代仍旧活跃于世的血族猎人,尽管现存的吸血鬼对人类构不成太大威胁,猎人们仍出于各种目的要将他们赶尽杀绝,黄少天族里某位敬重的前辈便是在外出路上被击杀,至今他都怀恨在心。

说完正事,叶修自动无视还在那儿骂骂咧咧的黄少天,饶有兴致地打量起身处的客厅:虽然现在阳光已经不至于杀死血族,他们仍更偏爱阴暗的环境,而这里比却明亮得让人意外,窗帘由厚重的丝绒换成半透光的白色棉麻,窗户敞开,通风良好,餐桌上摆着未吃完的早餐,角落的茶几上甚至有一盆绿色植物。

“你对这小人类还挺上心的嘛,”餐桌上的圣女果鲜红可爱,叶修也丢了两个到嘴里咀嚼,“给你一个友情建议,你要是真喜欢他呢,还是得把他藏藏好,要是被猎狗们拿来威胁,麻烦就大了。”

黄少天不悦地皱眉,他无意反驳叶修的言外之音,沉默地看向关着门的卧室。

“我会保护他的。”

 

(七)

叶先生到访之后又过去了两周,黄少天与喂猪无异的食疗下,喻文州身体已经恢复大半,他似乎对黄少天身为吸血鬼这件事接受良好,言谈举止并未流露出恐惧和戒备,暑假接近尾声,他整日都忙着准备新学期的备课。

比较痛苦的还是作为屋主人的吸血鬼先生,放着上等的美味在眼前却还得克制自己,日复一日靠寡淡的库存血充饥,吃早餐的时候喻文州看着他苦大仇深的样子,于心不忍,于是提出可以给予一点帮助。

“不不不不!不行不行!文州你还是离我远一点,不!我不是讨厌你!我怕自己忍不住!我……不想伤害你。”

血族吸食血液是本能,尤其是对饿了两百多年的黄少天来说,但他平生头一次对一个人类有了想要好好保护的念头,无论如何也不想令其受到伤害,哪怕再强烈的本能,他也都生生地忍住了。

喻文州没有想平日那样微笑着安慰他,他沉默地回到书房,将自己关了一整天。

 

血猎突袭比想象中来得更快,这天黄少天去魏琛的诊所拿备用的血袋回来,到家却发现房门以不正常的角度敞开着。

屋内的场景与他想象的不尽相同,却也相差无几。

“文州!”

毕竟血猎对普通人类有所顾忌,喻文州身上没有打斗痕迹,但被双手反绑地固定椅子上,也实在说不上是处境安全,况且他用求救的目光望着自己。

“少天……”

黄少天气得话都说不出了,死死盯着椅子旁那两个猎人,其中一支银色枪管对准了他,从黝黑的枪口里隐约能嗅出一丝圣水的味道,而令一支则直接抵在喻文州发际。

 

他冷冷哼了一声。

“就凭你们,再来十个都是白费。”

“我们当然承认‘夜雨声烦’的实力,不过——”

那人停顿片刻,持枪的手突然用力抵住喻文州的发际,后者发出一声闷哼,咬着牙不让自己痛呼出声。

“你尽可以赌一把,是你先吸干我们的血,还是我先打穿他的脑袋。”

“卑鄙!吸你的血老子还嫌脏!你敢动他一下试试!”

黄少天已经完全恢复了吸血鬼的模样,尖细指甲掐进掌心,一双赤红的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如果可以的话他只想立刻将这个人的喉管咬断,可一旦顾忌喻文州的安危,他便不能贸然行动。

就这样僵持了几分钟,黄少天松开了握紧的拳头。

“想让我就范可以,但有一个条件,”他看一眼喻文州,也不知道对方能不能明白,“我不想死在他面前,你带他出去,我随你处置。”

两名猎人对视一眼,点点头似乎接受了他的条件,说话的那个人拧着喻文州的胳膊将他带离客厅,经过黄少天身边的时候,喻文州轻声说了一句话。

“少天,对不起。”

 

枪响。

吸血鬼先生瞪大了红色的眼睛,他努力忽略心脏处尖锐的疼痛,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人。

“你——”

喻文州伸手揽住黄少天摇摇欲坠的身体,一把小巧的掌心雷落在他们脚边,枪口还在微微发热。他抬首示意同伴离开现场,两人见这只吸血鬼已经构不成威胁,依言照办了。

“对不起。”

等两人走后,喻文州又重复了一遍。

吸血鬼先生已经没法发出声音,喻文州的子弹正中心脏,所有的力量从胸口的洞里流失着,他也许很快就会消失,但在此之前他必需做一件事。

“想说道歉的话,不如一起下地狱吧。”

人类,不,血族猎人的身体被他掀翻在地,黄少天用尽了最后一点力气,扯开对方的衣领,对准颈部狠狠咬了下去!

喻文州自始至终没有反抗,大量的血液从身体里流失,由于缺血,眼前开始模糊不清,意识飘忽欲将抽离的那一刻,他笑了起来。

可惜,下地狱的只有我呢。

 

(八)

叶修是和魏琛一起赶到现场的,饶是如他们一样身经百战,见到里头的场景也吓了一跳。

黄少天呆滞地坐在客厅中间,苍白的脸上沾着血迹,鲜红的眼睛黯淡着,看不出表情。他怀里抱着那个小人类,一动不动的,大概是死了。

他的衣服上还留着弹孔,位置正中心脏,可黄少天分明还好好地活着。

“这怎么回事啊?”魏琛上前试图把黄少天拉起来,可他的侄子像个断线的木偶似地,一点儿也没法动弹,只是死死抱住怀里的人不愿松手。

“老鬼……他骗了我……我杀死了他……以牙还牙……可我为什么还是那么疼……”

他累极了,声音仿佛一潭死水似的,沙哑而阴沉,魏琛问他任何问题都不愿回答,只是喃喃地重复着这几句。

叶修蹲在地上研究那柄掌心雷,弹夹里还剩一枚子弹,他倒进手心里,小心翼翼地打开它。

那枚子弹是空的。

没有圣水的气息,也没有任何填充,单纯的穿透心脏对吸血鬼来说并不是致命打击,只要恢复的时间足够,并不会死去——喻文州射中了黄少天,却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要他的命?

叶修看向黄少天怀里的年轻人,感慨万千,突然他眼尖地看见了什么,紧张的表情顿时恢复成往日的样子,笑嘻嘻地开口。

“少天,你的储备粮好像还有一口气啊……”

 

(九)

喻文州并不惧怕死亡,相反,如果要从猎人的身份里彻底解脱,死亡是行之有效的方法,至少他不需要再伤害黄少天,但当他再次从昏迷中醒来,有个人一直在他耳边喃喃地喊他——

文州,文州,文州……

一次又一次,提醒着他那个人有多么不舍与依恋。

由于缺血,他的眼睛出现暂时性地失明,尽管努力地睁着眼,看到的仍旧是一片黑暗,而那个声音始终陪伴着他,身侧的手被人攥紧了,那是吸血鬼特有的、温凉湿冷的皮肤,可脸上却分明有湿热的液体滴在上面,沿着面颊滑落。

喻文州突然无比庆幸自己活了下来。

 

---------------------------

美好的一天从丰盛的早餐开始,吸血鬼先生从来都是这样认为,鲜甜香醇的血液沿着喉管落入胃里,让他一整天都有了活力。用餐完毕,他意犹未尽地舔舔被自己啃咬的手腕,直到伤口彻底愈合,才恋恋不舍地松开嘴。

坐在他身侧的青年把手收回去,端起桌上的豆浆喝一口,随后继续看他的报纸。

黄少天一把抽走报纸,蹭过去把脑袋抵在那人的肩窝里,嗅着那股好闻的气味。

“谢谢你活下来……文州……”

“这句话你说了两百一十七次了,少天,”喻文州回抱住他,对这撒娇似地动作报以温柔的笑,“本来嘛,欺骗和背叛的人是我,该说谢谢的也是我。”

 

这是他们死里逃生后的第三个月,喻文州的身体完全恢复了健康,也被准许可以去学校报到,为了隐藏自己存活的事实,黄少天带着他换了一个城市居住,他也重新找了就职的学校,一切终于可以重新开始。

可是如果再继续黏糊下去,他就要迟到了,喻文州这样想着,试图把赖在他身上的吸血鬼先生弄下去,但没有什么成效。

“少天。”他不得已喊了一声,很是无奈。

“想去上班吗?我有一个条件!”

 

好的早餐要附加一个早安吻,吸血鬼先生如是说。

End

 

【两年后的一个彩蛋,依旧是吃早饭的场合】

 

“文州啊——”黄少天支着下巴,扯开嗓子喊他的伴侣。

“说。”

报纸上的内容似乎很有趣,喻文州连眼都没抬一下。

“你说,小卢这么小就吃生肉,会不会不消化?”

喻文州终于把视线从报纸上挪开,看看桌对面的幼年狼崽,小家伙舔食着盘子里的肉糜,吃得正香。

“我查了狼人的育儿手册,这时候换辅食正好。”

“育儿手册有没有告诉你,狼人和吸血鬼是天敌?”

黄少天变成了蝙蝠的样子飞在半空,惊恐万分地瞪着他们捡来的小狼崽——一开始他还以为这是一只小奶狗,看着好玩带回来养了,没几天发现这家伙居然是个狼人啊!狼人!有牙齿会咬人的那种!

“小卢看起来很乖呀。”

黄少天尖叫一声——如果三天两头扑倒和撕咬他吸血鬼老爹也能算得上是“乖”,那他小时候简直比这要乖上一百倍!

他还想再争辩几句,但没有时间了,小狼崽吃完一整盘肉酱,正扑腾着准备进行餐后运动。

呜哇!!!!!

 

一日之计在于晨,旁友们早餐吃了吗。

 

  @橡木的純情,你不懂 赠女票,补生日礼物

 @G.XXX 你宝强行出场快说爱我

 @摩卡星冰乐 写完鱼了!先吃!


评论-15 热度-379

评论(15)

热度(379)

©小笔记织毛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