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I/奥尤】这名猎人捡到了天鹅05



※请配合bgm食用,来自Tangled的插入曲《Kingdom Dance》,电脑打开页面可直接听哦。 

※不玩女装梗会死

前文:01 02 03 04

(十二)

在很久很久以前,穆塔尼雪山只有一些散居的村落,尤里·普利赛提的祖先受到神的感召,在此建造城池,成立了新的王国。随着人口的增加,物资往来日益平凡,零星的村落也由此被连接起来,逐渐成为繁荣的城镇,这里也终于成为这片大陆上最繁华的都城之一。

在那段传说里,传递神旨的使者是一只洁白的天鹅,王族也将这种鸟儿奉若神明,所有的天鹅都被视作那名使者的子孙,世世代代都得到人们的悉心照料。

奥塔别克回忆着尤里告诉他的这段故事,牵着爱马索菲亚靠近城门,马背上的人披着毛皮斗篷,沉默地注视着城堡黝黑的轮廓。

王城的外墙由穆塔尼山脉特产的矿石筑成,这种石材十分特殊,平日里看起来只是普通的青灰色石头,但在光线的作用下却能呈现黄金一般的光泽,每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在城墙上,整座城堡熠熠生辉,美轮美奂,远看仿佛由纯金建成,数百年来无数人慕名远道而来,只为亲眼一见这番奇景。

而在许多年后的这一天,在金发的小王子出生后的第16个年头,王城紧闭的大门终于也将对所有的平民开放。听说这名小王子不但拥有冰雪一般的绝色姿容,更是从出生起就被神明赋予了令万物复苏的魔力,早在一个多星期前,人们就从四面八方聚集到了城堡周边的城镇,好在城门开启之时,一睹小王子的真容。尽管奥塔别克抵达的时候太阳已经落下,城镇和集市热闹的景象却一点儿也不输给白天。

“慢着!”通过城门时,守卫拦住了猎人和他的马,“马背上的人也要下来,接受检查!”

高大的男人有一对灰绿色的眼珠,严厉的语气和眼神显得毫无通融之意,这几日进出城堡的人有那么多,守备自然也更加严格了。

奥塔别克无奈地回到索菲亚身边,冲马背上的人伸出手。

“请下来吧,尤利娅小姐。”

守卫循着他的话望去,只见宽大的斗篷里伸出一只手,手指纤细、皮肤光洁,由于寒冷,指尖冻成了淡淡的粉色,他尚不清楚马背上的人是什么身份,但很显然,这是一只过于养尊处优,从未干过粗重活计的手。

马背上的少女在猎人的搀扶下小心翼翼地翻下马背,动作间露出一双与手腕同样纤细的脚踝,她的裙摆上布满了由金线绣成的蔷薇和雏菊,华丽非凡。斗篷的帽兜遮住了她的大半张脸,只几缕金发,仅仅如此就让守卫看呆了眼,竟然忘了要让她露出正脸来。

少女下马后依偎在猎人的怀里,掩嘴轻咳了几声,奥塔别克适时地补上解释:“我家小主人自幼身体虚弱,医生交待不能吹风受凉,还请您多体谅。”

与此同时,少女微微掀开帽兜,用碧绿的眼睛望着守卫,在灯光下,她的脸庞显得更加苍白,守卫总觉得这孩子有点面熟,仿佛在哪里见过一样,可任谁见了这弱不禁风的模样都无法再硬起心肠,他无暇再去纠结少女的身份,只因内心正在煎熬,天气这么冷,仿佛自己罪大恶极,做了天大的恶事。

少女重新上马的时候,这名守卫甚至还伸手扶了一把。

 

(十三)

索菲亚小姐安静地嚼着牧草,尾巴在身后一晃一晃,这样可以赶走那些讨厌的苍蝇,一整日的翻山越岭可把她给累坏了,此刻终于被安置在一个小酒馆的马厩里,漫长的跋涉之后,她需要充分的休息。

奥塔别克坐在酒馆最不起眼的角落里,在他的对面,先前还病怏怏的“少女”一把扯开了斗篷,仰头灌下了大半杯热苹果汁。

“你看!那个笨蛋根本就没发现!”

尤里甩甩头发,扯了扯精致华丽的裙摆:“真没想到,安娜大婶年轻的时候还有这么漂亮的裙子……”

“这也太冒险了。”

奥塔别克喝了一口热红酒,低声说道。他还没从紧张的情绪里缓过来,为了不打草惊蛇,这小鬼居然想出了用这种办法混进王城,刚才在城门口,他的心可都已经提到嗓子眼了!如果不是侥幸蒙混过关,又或者那名守卫执意要检查他们的身份,那可就麻烦了!

见猎人依旧忧心忡忡的模样,少年几乎想伸手揉一揉他皱紧的眉头,可还没等他有所行动,酒馆的窗户就传进一阵喧闹,不少人放下手中的酒杯,纷纷跑出了酒馆。尤里和奥塔别克跟着走出去,原来是广场上燃起了篝火,人们伴着风笛的乐声跳起了舞。

这时他的裙摆突然被人扯了扯,低头一看,一个约莫六七岁的小男孩儿仰头望着他。

“您的头发真可美,比城堡的金砖还要漂亮!”小鬼的鼻子边上长着许多滑稽的雀斑,大大的眼睛像是晶亮的糖果,“快和我们一起来跳舞吧!”

这一幕令尤里想起了那个热闹的市集,在那个寒冷又热闹的冬夜,奥塔别克抱着化作天鹅的他,参与了一场乱糟糟的舞蹈。

他知道自己此时有更重要的事必须完成,但乐声越来越响,直至盖过头脑里的声音,他分辨出这是同一支曲子,橘色的火光映着小男孩儿稚嫩的脸,空气飘散着肉桂和奶油的芬芳。

金发的少年望一眼身边的猎人,仔细地整理好裙摆和头上的刺绣丝带。

“我们去跳舞,奥塔别克!”

 

(十四)

尤里曾经的魔法课老师,一百年来最伟大的白魔法师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在任职期间除了教授他防御和治疗的法术,也教了他不少舞蹈技巧,小王子悟性极高,最复杂的步伐也能很快学得有木有样,这一点连银发的魔法师本人都极为赞赏。

篝火旁的舞步显然更为简单随意,尤里很快就掌握了基本的动作,被几个孩子簇拥着跳了起来,裙摆随着他的动作上下翻飞着,那些刺绣花纹闪闪发亮,仿佛无数之振翅欲飞的金色蝴蝶。

猎人先生可就不那么顺利了,奥塔别克对这些从来都不擅长,他在人群里笨拙地挥舞着自己的手臂,好几次险些踩到身旁的人。

尤里松开了身边的小女孩,伴着一个轻盈的旋转,他移动到了奥塔别克的面前,张嘴小声说了一句什么。

人们吵吵嚷嚷地继续着舞蹈,因此奥塔别克没有听清他的话,他露出了困惑的表情,窘迫极了的模样却惹得尤里哈哈大笑起来。

“我是说!”他大声地重复着刚才的话,“你笨得简直像只鹅!”

奥塔别克哭笑不得,眼前这个正在嘲笑他的少年,分明半天之前还以天鹅的姿态窝在他的怀里呢!

然而他必须认可尤里对他的评价,自己确实不擅长跳舞,正打算知难而退时,尤里却站定在他跟前,提起裙摆行了一个屈膝礼,随后说道:

“没办法,只好由我来帮帮你这个笨蛋啦!”

尤里说罢他上前一步,挽住了猎人的胳膊,看见他愣在原地一动不动的样子,又狠狠地瞪了奥塔别克一眼。

奥塔别克这才回过神来,连忙揽住了他的腰,那里对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来说实在过于纤细,仿佛稍一用力就会被折断,但过往的种种却都告诉他,这具纤弱的身体比谁都要坚韧顽强,不输给任何真正的男子汉。

见他终于认真了起来,尤里满意地点点头,引导着奥塔别克迈起全新的舞步。

风笛的乐声越发高亢激越,人们围着篝火,步子也越来越越快,奥塔别克的动作依旧有轻微的僵硬和笨拙,但在尤里的带领下,他显然已经比刚才好了太多。

随着位置的变换,他们逐渐移动到了靠近火堆的内圈,尤里似乎很高兴,踮起脚尖飞快地旋转,他伸展手臂的动作高贵而优雅,令人联想到天鹅飞行的样子。

“奥塔别克,”他突然喊猎人的名字,舞步却并未因此放缓,随后他问道,“你有没有愿望?”

 “愿望?”猎人疑惑地重复着这个词。

“等这一切都结束了,我可以你实现一个心愿,”他想了想,又补充道,“只要我能办到,无论是什么愿望都可以。”

奥塔别克低头看向少年的眼睛,那双美丽的眼睛也回望着他,他看见篝火在其中熊熊燃烧着。

他几乎要被这火光灼伤,嘴唇动了动,却再也没能说出话来。

Tbc

 @请不要在墙上画大小眼儿  @Falling Down  @山茶花园后墙外  @元

周四逃到了广州,长隆的太阳和天鹅宝宝让抑郁症大魔王暂时偃旗息鼓了,努力继续写起来。

不知道能不能赶上啊……

评论(7)

热度(102)

©小笔记织毛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