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I/奥尤】那名猎人捡到了天鹅08-END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20

啾啾、啾啾。

猎人先生在悦耳的鸟鸣中睁开眼睛,随后他迷迷糊糊地想起,这欢快的、歌声一般的鸣叫来自一种春天才有的浅金色雀鸟。他醒来时,身下是湖边柔软的草地,湖水随着微风轻柔地拍打堤岸,一些清凉的水滴飞溅到了他手背上。

奥塔别克坐起身,惊讶地发现身上的痛楚已经全部消失了,假如不是衣服上还遗留着血迹,他几乎都要怀疑自己仅仅是做了一场梦而已。

他以为自己应该已经死了,可却能分明听见心脏在胸腔里有力地跳动着,上方碧蓝的天空一望无际,偶尔有飞鸟黑色的影子掠过。

 

“嘎!”

熟悉的叫声令他猛地回头,一只纯白的天鹅在他身旁不远处注视着他,这只天鹅拥有碧绿的眼睛和浅金色的喙,翅膀根部隐约可见一道深深的旧伤痕。

“……尤里?”

他喃喃地喊着少年的名字,当他想要伸手抱住天鹅的时候,天鹅却扑扇着翅膀飞了起来,落到了湖面中心。

奥塔别克从未见过天鹅跳舞——普通的天鹅也根本不会跳舞,然而湖面上这只美丽的鸟儿,伸展着翅膀,如少年纤细白皙的脖颈优雅地弯曲着,洁白的羽翼散发出圣洁的光芒,岸边渐渐有野兔和小鹿从灌木里探出脑袋,小动物们聚集在岸边,和他一起欣赏这场曼妙绝伦的舞蹈。

那个漫长的冬天终于结束了,雪山脚下一片春意融融,天地间最温柔的景色也不过如此,然而猎人的眼神慢慢黯淡下去,他并不在意是谁救了他们,甚至无心为春天的到来而欢呼,因为直到最后,他的小王子依旧没有变回人类的模样。

直到最后,尤里也没有爱上过他。

 

天鹅跳完了那支祈祷一般的舞,河岸边的风铃草几乎同时盛开了,潮湿温暖的风里卷携着春天的气息,随后奥塔别克看见尤里飞了起来。

他在猎人头顶上方盘旋了几圈,又叫了两声,似乎想告诉他什么,可是奥塔别克又怎么能听明白呢?他眼睁睁地看着天鹅越飞越高、朝着穆塔尼雪山的方向飞去,渐渐化成了模糊的点,最后消失在了他的视线里。

 

(尾声)

奶油卷饼香气四溢,热红酒盛在精致的银杯里,一月一度的集市总是人声鼎沸,猎人牵着纯黑的骏马穿梭在各个摊位间,他的腰间别着一柄金色的短剑,剑柄的位置镶着一枚碧绿通透的绿宝石。

来往的人们都对这块宝石啧啧称奇,奥塔别克却知道,有一双眼睛比这枚宝石还要耀眼夺目。

这两年来,他也曾听往来的商贾提起穆塔尼雪山另一边的故事,年迈的国王终于幡然醒悟,那名失踪的白魔法师也回到了王城,叛乱分子被彻底清除,冒充王子的少年和马克西姆亲王也永远地流放异乡。

一切重归平静,而那座金色的王城大门再次紧闭起来,人们再也得不到关于那位美丽的小王子的只言片语。

奥塔别克甚至不知道尤里·普利赛提是否真的回到了他的国王祖父身边,又或者他已经在某一个不为人知的湖泊边上筑巢、心灰意冷地当着一只真正的天鹅。

 

夜色愈发深沉,人们结束了辛苦的工作,燃起篝火,围着广场中央的喷泉跳起欢快的舞蹈,猎人收拾好用兽皮换来的硬币和酒,坐在长椅上平静地当着旁观者。

两年来,他每次来集市总是习惯多买一杯热苹果汁放在身边——哪怕没有人会再和他分享。

 

一只纤细的手突然出现在视线里,不经允许就轻轻触碰着他剑柄上的绿宝石。这令奥塔别克有些恼怒,循着那人的手臂望去,随后他看见一对比宝石还要晶莹透亮的眼睛。

站在他身前的少年摘下斗篷的帽子,长长的金发散落开来,丝质的衬衣领结上,用金线绣着盛开的山茶花。

奥塔别克睁大了眼睛,手里的热红酒洒了一地。他有千百个问题想要问,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

十八岁的小王子坐到他身边,微微一笑,自顾自地解释起来:“维克托那家伙虽然讨厌,但教会我的治愈魔法还是很管用的,可是为了治好你的伤,我消耗了太多的魔力,以至于这两年都只能保持着天鹅的样子,上个月才能在夜里恢复成人类,所以你看,只有头发变长了,个子一点儿都没长高呢!”

“爷爷为了保护我,对外隐藏了这个消息,所以直到加冕日为止,都不会有人知道我已经回到了王宫里。”

“我知道你最想问的那个问题……”尤里说道这里,脸颊有些发烫,他低着头,言语变得吞吞吐吐,“我想,是的……我能恢复原状,是因为……你的……那个吻……”

奥塔别克目瞪口呆地看着小王子那漂亮的脸蛋越来越红,尤里说完这句恨不得立刻钻到地里,他毫无皇室风范地使劲挠着头发,可即便这样也没能让他的羞赧减少半分。

真是的,就这样当面说出来也太丢人了!

“我,我口渴得厉害,你不打算请我喝一杯吗?”

不等奥塔别克回答,青年自己伸手拿过装果汁的杯子,仰头灌了一大口。

带着肉桂香的热苹果汁酸甜可口,尤里满足地眯起眼睛,扯开话题似地抱怨:“你知道从那些老家伙眼皮底下溜出来有多难吗?伊利亚被他们锁在马厩里,依我看,雅科夫可能想连我也一起关进去!”

猎人依旧没有说话,他从尤里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就一直怔怔地望着他,尤里猜想也许是自己出现得太突然把他吓坏了,伸出手掌,在奥塔别克的眼前晃了晃。

“你怎么一点儿都不高兴呢?那天我明明对你说过,我必须回去先告诉爷爷真相,等解决了这一切就会回来找你,你不记得了吗?”

他说得理所应当,当奥塔别克想明白他话里的意思时,瞬间哭笑不得起来——白天鹅离开的时候确实“嘎嘎”叫了几下,可是除了尤里自己,根本没有人能听懂吧?!

他伸手拉过尤里,青年被他拉得一个踉跄跌落在他的怀里,王子殿下一点儿也不生气,趴在他胸口抬起脑袋望着他。

“果汁很好喝?”奥塔别克问道。

“这个嘛……”

尤里眼中噙着笑意,又低头喝一口果汁。

随后奥塔别克看着那对笑盈盈的眼睛越来越近,香甜柔软的唇瓣贴紧了他的嘴唇,小王子的气息甜美得就像树上最红的一颗苹果,篝火边的喧闹的人声也融化在了这个吻里,奥塔别克揉着尤里脑后顺滑的金发,忽然有了一种预感——即便季节更替,光阴流转,这份甜美再也不会离他而去。

分开的时候,他的小王子只是狡黠地冲他眨了眨眼睛。

“你说呢?”

End

 

完结啦,谢谢一直以来的陪伴=w=

不可描述的部分就番外见了www,应该赶得上cp的

@靴下猫腰子  @漫三少一时兴起  @山茶花园后墙外  @Falling Down  @元 

评论(8)

热度(71)

©小笔记织毛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