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I/奥尤】Feather 01

和养鹅一起收录在《Winter Tale》中的另一个短篇,我流童话paro,慢慢放出来。

拯救吃土少女,本宣戳我


01.

见习天使尤里是被天使长一脚踹下伊甸园的。

从云端跌落地面的过程中,他损失了三根羽毛,这令尤里心疼又气恼,如果还有什么比这更糟糕的话,那就是他被那个混蛋天使长抛在了荒无人烟的雪地里,周围除了阴森黝黑的树木,就只有漫天的大雪落个不停。

前方传来一阵马的嘶鸣,尤里连忙躲到了一棵大树背后,他小心地探出脑袋,这才发现雪地里躺着一个战士模样的男人,他身下的雪地被鲜血染红,一匹黑色的马正在他周围焦急地打转。

尤里对人类的闲事没兴趣,只想赶紧找到回伊甸园的方法,当他转身想要离开的时候,远处的天空悠悠地响起了天使长的声音:

“去吧尤里奥,他就是能帮你完成使命的人。”

“使命?”尤里瞪着半空,不明白维克托的意思。

“别忘了,这是神给你的试炼,当你理解了什么是纯洁无私的爱,就能回到神的身边了哦!”

“知道了!反正把这家伙救活就对了吧?这种事我一根小手指就可以办到,等着瞧!还有!不许叫我尤里奥!”

金发的小天使朝着天空嚷嚷完,认命叹口气,神的旨意不容置疑,他跪到男人的身前,双手合十开始祈祷。

尤里·普利赛提原本就是掌管水的天使,不过他自己更偏爱水的另外两种形态——冰和雪,随着他的祈祷,背后纯白的翅膀发出浅金色的光芒,周身的雪花也变得晶莹透亮,一点一滴地汇聚在男人胸前的伤口里,随着雪花越聚越多,被利刃割开的骨骼和皮肉奇迹般地开始愈合,直到皮肤上连一点疤痕都没有留下,尤里伸开双臂朝半空一挥,所有的雪花在瞬间消散不见了。

这个过程让尤里消耗了不少力量,一头金发比之前黯淡了一些,他对此很生气,收起翅膀后他赌气地伸出手指,使劲戳了戳男人的脸颊。

“喂,你这家伙怎么还躺着!快醒醒!”

男人缓缓睁开了眼睛,尤里这才满意地拍了拍手,谁知下一刻他就被男人一把按倒在地上,锋利的刀刃抵住他的脖子,稍稍一动就会有血渗出来。

“你是谁?”

男人脸如岩石一般刚毅,嘴唇却因失血过多有些哆嗦,尤里被他的举动气坏了,他绕过男人黝黑的眼睛,又朝着半空嚷嚷起来。

“混蛋维克托!我都把他救活了!这下该让我回去了吧!”

然而深紫色的天空一片寂静,除了飞扬的雪花,什么也没有落下。

该死的天使长没有给他答案,男人却明白过来了,他松开对尤里的钳制,仔仔细细打量起躺在雪地里的少年——雪一般的肌肤,金色的头发,如果不是裸露的平坦的胸口,那张精致美丽的脸蛋差点令他误认成是女性。

“是你救了我?”

男人看着那对眼睛,它们犹如湖水般碧绿,并且纯洁无暇,看不出半点邪念,可随着视线下移,他的眉头越皱越紧——少年全身赤裸地躺在雪地里,身上什么衣服都没穿,暂且不论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样下去一定会冻坏的!

奥塔别克这样想着,解下马背上的斗篷,将少年整个人裹了进去。

尤里并没觉得裸着身子有什么不对——在神明身边的天使都不需要穿衣服,何况他也不会觉得冷,此时的他一心只想着赶快从这鬼地方离开,回到他诞生的那棵苹果树下。

男人的动作把他吓了一跳,那件带着血腥味的斗篷也令他本能地难受。而当尤里挣扎着想要逃跑的时候,却被强硬地阻止了,那个男人轻松地将他抱了起来放上马背,自己也随后翻身上马,坐到他的身后提起缰绳。

“我想你一定冻坏了,先跟我回去吧。”

他并没有使用询问的语气,一切决定都显得毋庸置疑,尤里被那对手臂牢牢圈住,根本动弹不得,更别说要脱身了,他只能噘起嘴,认命地被他抱着。

马背缓缓地颠簸着,他们走出森林来到平原,身边的景致逐渐变得开阔,月光和雪让大地妆成一片银白,在冰雪的映衬下,整个世界都晶莹透亮。

伊甸园里一年到头都是春天,尤里虽然喜爱冰雪,却从未见过人界冬日的景致,见到这样的美景令他几乎忘了自己的处境,兴奋地东张西望起来,紧接着,困意向他袭来,靠在男人结实的胸口温暖又舒适,他很快就闭上了眼睛,沉入梦境。

 

02

奥塔别克回到领地的时候,迎接他的是爆炸般的欢呼。

在那场惨烈的战役后奥塔别克便不知所踪,有人还目击了他被敌人的刀刃重伤,起义军上上下下都沉浸在失去领袖的悲痛中,可谁知现在,奥塔别克竟然奇迹般地回来了!

他们的英雄不但看上去完好无损,还带回了一个如天使般美丽的少女,少女有着一头美丽的金发,皮肤比上乘的瓷器还要细腻光滑,她此刻正被奥塔别克抱在怀里,身上裹着他的斗篷。

孩子们被那头夺目的金发所吸引,纷纷好奇地凑近,打量着尤里,熟睡中的人似乎感觉到了周围的动静,他皱着眉嘟囔几句,又朝奥塔别克的胸口靠了靠。

听见他的声音人们才知道,被他们的英雄抱着的居然不是女性,而是个漂亮得不像话的男孩子!

尤里动了两下,很快又沉入了梦乡,而孩子们还在那儿七嘴八舌地猜测他眼睛的颜色,奥塔别克叫来负责杂务的妇人,想请她们带着少年去洗个澡、换身衣服。然而当她们伸手想接过尤里的时候,男人突然又改变了主意。

“不用了,我自己带他去。”

少年在他的臂弯里沉睡,他轻得像一片羽毛,即使是普通的妇人也能轻易他抱起来,但不知为何,奥塔别克一点儿都不想放开他。众人都对此惊讶极了,那么多日子以来,他们还从未见过奥塔别克对谁这么在意呢!

 

尤里醒来时发现自己被换上了人类的衣服,可即使价值不菲的丝质睡袍也不能给他多少舒适感,他想起身脱掉这身衣服,却发现自己被人紧紧地抱在怀里。

头顶上方传来男人均匀的鼾声,是把自己不由分说带回来的那个人,见他睡得深沉,一时半会儿不会醒来,尤里自然也没办法脱身。他在微弱的光线里打量男人的脸,但并没看出什么特别的。

在神的身边总有数不清的美丽面庞,相较之下,男人轮廓分明的五官只能勉强算上端正而已。

“怎么看都很普通嘛……维克托那家伙还说你就是那个能帮我完成使命的人,根本就是胡说八道骗我的吧……”

见习天使大着胆子戳戳他的下巴,又自言自语地嘀咕道。

tbc

评论(1)

热度(48)

©小笔记织毛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