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I/俄罗斯组】百分之一-01

※打这个tag有点心虚,毕竟十几岁的力量崇拜严格说来并不能算是爱,但它的固执和勇敢绝不输给爱情,既然是两个人的羁绊的故事,那还是希望分享给各位

※大约是原作现实的时间线和(我捏造的)回忆交替进行的样子

目录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

(一)

尤里·普利赛提从长谷津回到圣彼得堡的那个夜晚,公寓门口的积雪已经没过了小腿,漫长的远途旅行令他筋疲力尽,前额隐隐作痛,和既往无数次经历过的那样,他想那大约是又一场重感冒的预兆。

公寓管理员被门铃惊醒,睡眼惺忪地为少年打开了大门,见到尤里和苍白的脸,她灰色的眼睛里写满了担忧。

“我的天哪,尤拉奇卡你这是怎么了?”

“晚上好,玛琳娜。”

自己的状况确实称不上“好”,但他并不希望让上了年纪的老妇人为自己担心,于是轻描淡写地打了招呼,就朝楼上走去。

“你真的不需要去托马斯医生那里看看吗,没准他还没睡呢!”玛琳娜不放心地问。

“不用了,”尤里停下脚步,转身对她挤出一个安慰的笑,“晚安,谢谢你,玛琳娜。”

 

除了宠物猫暂时由队友寄养之外,小小单间里的一切都保持着他离开前的样子,掀开的被子和起皱的床单,床头扔着捏扁的果汁盒子,吃剩的薯片袋子躺在枕头边,他走过去扔掉那袋残渣,并庆幸地想还好没有蟑螂一类的东西在里头安家。

日光灯亮得晃眼,因此尤里收拾完床铺后直接关上了灯,摸黑躺下时他的头更痛了,手机在回来的路上就耗尽了电量,也不知道现在是几点,窗外的雪还没停,风声呜呜地响着,仿佛在哭泣一样。

这真是最糟糕的一天,比这个邋遢冷清的屋子还要糟糕。

长谷津发生的一切令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笑话,他简直再也不想见到该死的日本的小猪和狗屎混蛋维克托——不,再次见面的时候一定要让胜生勇利揍得落花流水,让混蛋维克托后悔他所做的每一个决定!

但在此之前的现在,头疼和疲劳率先将他揍得毫无还手之力,他太累了,只想好好睡一觉。

 

(二)

在7岁以前,尤里·普利赛提曾经是短道速滑队的学员,莫斯科中央陆军俱乐部拥有众多优势项目,但面对花样滑冰队教练的邀请,年幼的金发小鬼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谁要去搞那种女孩子才喜欢的项目!一点儿也不酷!”

拥有极其优秀的外貌和身体条件却只作为速滑选手活跃于冰面上,着实让人扼腕叹息,但出于对尤里个人意愿的尊重,他如愿以偿地进入速滑队,开始了系统训练。

少年按部就班地实施着在冰上飞驰的梦想,直到6岁半的某天,时年19岁的新晋花滑世界冠军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突然出现在CSKA的冰场。

 

CSKA不是第一次迎来世界冠军,实际上这家历史悠久的俱乐部历来都是体育界有名的冠军摇篮,从这里走出去的顶尖选手不计其数,其中一些在成名之后会回到这里进行公开训练或表演比赛,意在带动更多青少年学员投身于竞技体育,也使中央陆军的冠军意志在其中得以延续和传承。

这样的活动都对孩子们来说无异于狂欢节,毕竟能够亲眼见识偶像、甚至得到他们的指导,这样的机会十谁都不想错过。可尤里却总是对之嗤之以鼻,一来冠军大人们的驾临总是占用他习惯的训练场地和时间,二来——

“尤里!没事的话就来这边帮忙哦!!!姑娘们都快累坏了!”

尤里烦躁地抓了一把头发:“好麻烦啊!知道了!”

他只想低调地等着表演赛结束就回去继续训练而已,却被花滑队的教练硬拉去帮忙,任务是捡拾狂热粉丝们丢上冰面的毛绒玩偶。

“真是的,太麻烦了!”

金发的小鬼嘀嘀咕咕地冲进场地中间,娇小的身形仿佛一枝离弦的箭,轻巧利落地转了几圈后,他很快将大大小小的玩偶抱了满怀,带回场边。

他敢对天发誓,会答应干这种蠢事这只是出于对教练的尊重,才不是因为她答应了自己会送他心仪已久的老虎闹钟作为交换条件!

一连串自由流畅的动作惹得场边观众发出赞许的欢呼,尤里本人倒并不在意,马上那个压轴的家伙就要上场比赛了,毕竟只有等他比完滚蛋,这座冰场才能再次回到他的脚下。

此时维克多·尼基福罗夫正站在选手通道的出口,出于启蒙老师的特别提醒,刚才金发小鬼的举动他都尽收眼底,无论体型、样貌还是平衡感都在同龄人里出类拔萃,更难得那孩子在冰上毫不怯场,举手投足散发的自信着实难能可贵。

天赋是神明赋予少数幸运儿的礼物,也许这个叫尤里的孩子就是其中之一,可显然这小鬼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听说还执意想要成为速滑选手——虽说两个项目分别代表了速度和美,并没有什么可比性,但放任他这样浪费天赋,未免也太可惜了一点。

“真是奇怪的孩子,这次回来真是不虚此行呢。”

 

(三)

世界冠军登场时,掌声和欢呼几乎要将冰场的屋顶给掀翻了,身边花滑队的小女生们早就捧着脸尖叫到快要昏厥,尤里冲她们翻了个白眼,继续百无聊赖地趴在护栏上等着短节目开始。

尤里·普利赛提曾以为花样滑冰是一项无聊又缺乏男子气概的运动,直到音乐响起之后,亲眼目睹维克多·尼基福罗夫的短节目表演。

银灰色的长发扎成一束,随着轻盈的跳跃和旋转划出优雅的弧线,男人修长的身体找不出一丝一毫的瑕疵,他一次次伴着鼓点高高跃起、又稳稳落下。

最后一个跳跃的动作的时候尤里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被人用力捏住了似的,视线被紧紧地吸引在场地中央,那双祖母绿一样的眼睛里,除了维克多·尼基福罗夫的身影也装不下别的东西了。

好强……好厉害……

好酷啊!

 

乐声终止,尤里在震耳欲聋的欢呼声里猛然回神,一眨眼,名叫维克托的青年已经站在他的眼前了。

“还觉得花样滑冰无聊吗?小尤里?”

“无聊透了,”尤里扭头噘着嘴,突然又睁大眼睛,“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男人漂亮的嘴唇也嘟了起来,蓝色的眼睛写满了低落,“真是个冷漠的孩子呢尤里!难得我看了将近一百个孩子才遇到一个中意的,还想邀请你呢!”

尤里狐疑地望着银发的男人,他此时看起来确实十分失望——当然,一个不满7岁的孩子并不知道世界上有演技这种东西。

材料?他说谁?我吗?他说一百个,那么自己是那一百个里最好的吗?

心脏在胸腔里剧烈地鼓动起来,脑海中一遍遍回放刚才见到的那些令人心驰神往的画面,听男人话里的意思……这样的事情,他也可以做到吗?

金发小鬼冷淡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向往,男人满意地勾起唇角,既然小鹿已经好奇地凑了过来,作为猎人,他当然得把握机会、立刻投下索套咯。

“小尤里,你想去圣彼得堡吗?那里有更大的冰场,你会成为专业的花滑选手。假如你愿意,也可以去找雅科夫——我的教练,虽然他很啰嗦,但确实是个好老师。”

小鬼眼睛里闪现出瞬间的惊喜,但他仍用他的小脑袋努力思索了片刻,将信将疑地提问:

“……你会和我一起训练吗?”

他没能看清男人脸上的笑容,因为他和窗户里投进的夕阳融化在一起,汇成了一道金色的光。

“是的,当然。”

 

Tbc

 @山茶花园后墙外  @请不要在墙上画大小眼儿  @元 

评论(19)

热度(214)

©小笔记织毛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