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I/俄罗斯组】百分之一07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非常抱歉由于自己的原因拖了这么久,给我的小天使小混蛋说一声生日快乐,麻麻爱你!


(十五)

“尤里,可以休息了哦,也不能总饿着肚子练习嘛!”

队医托马斯敲了敲复健训练室的门,示意正在器械上挥汗如雨的少年可以结束这天的练习,此时已经快要到了晚餐的时间,小鬼却仍是一脸的不情愿。

开什么玩笑,距离俄罗斯锦标赛只有不到两个月,大战迫在眉睫,他却由于之前的意外被困在这该死的训练室里,雅科夫和托马斯那两个混蛋至今都不让他恢复冰上练习,维克托甚至每天都来他这儿看笑话!

他哪里还有心情去休息和吃饭?

看着少年将心思完完全全都写在了脸上,德国籍队医耐着性子将已经说过不下百次的安慰又重复了一遍:“我知道你心急,想要早点儿回去训练,但如果太乱来的话再弄伤了怎么办?那样可就得不偿失了,况且——”

“知道了!托马斯你真啰嗦!我明明已经好了!”

为了证明自己说的话,小鬼用才痊愈的右手握着哑铃,使劲挥舞了两下,又重重地砸回器械架上。

“如果你想早点回去训练,总是惹托马斯生气可不行哦,小尤里。”

门口传来属于的独特嗓音,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看起来已经在那站了一会儿。他那极富魅力的声线说起话来就像在哼着歌,这份愉悦惬意这让尤里更加恼怒,好像又被这个混蛋取笑了一样!

可没等他发作炸毛,银发的男人笑吟吟地取出了尤里再熟悉不过的苹果汁纸盒,并且十分贴心地插上了吸管。

“我自己可以!”尤里一把夺过了果汁盒子,进行了一下午的复健,他正渴得厉害。

他粗鲁的动作并没有让世界冠军产生半点的不悦,看着小鬼三口两口解决了那盒果汁,他反倒羡慕起来——不愧是青少年,恢复力好得简直令人妒忌,不过短短一个月的时间,目前除了不能用力旋转前臂、或者过分负重以外,尤里的手臂已经恢复到和受伤前差不多的状态了。

 

维克托永远记得在那个阳光明媚的中午,他们坐在医院的花园里,少年用受伤的手握着汤匙,一次又一次尝试着朝自己嘴里塞一勺土豆泥。他的指尖剧烈地颤抖,前额由于疼痛而布满了汗水,黏附在额头的金发被粗鲁地捋到一边,当他出于心疼想要提供帮助时,那对漂亮却凶恶的眼睛却阻止了他——看来,比起照顾他的手,更应该被照顾的是小鬼的自尊心才对。

那天的午餐尤里·普利赛提花了一小时又二十分钟才吃完了他医院提供的简陋膳食,代价则是一身的病号服都被汗水浸得湿透,整个人也如同虚脱一般再也使不上半点力气,只能由着维克托将自己抱回病房的床上。

连尤里远在莫斯科的爷爷都不知道孙儿的伤势,只有从始至终陪伴在尤里身边的人才知道,为了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恢复,这个小鬼付出了多少努力。

 

“尤里,雅科夫有话要我带给你哦!”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无奈地看着小鬼运动后泛着粉色的面颊,上面还留着没有及时擦干的汗渍,显然是又进行了远超计划量的练习,真是太胡闹了!

不过他接下去要宣布的消息,也许会让尤里激动得跳起来吧?

“托马斯刚才没告诉你吗?四个小时,”面对少年写着疑惑的眼睛,他伸出相应数量的手指晃了晃,“雅科夫答应从明天起你就可以恢复冰上练习,不过每天只能有四小时。”

实际上,雅科夫在这四小时的时限里仍有附加条件:尤里必须在旁人的密切看护下进行恢复训练,严禁私自练习,所有三周以上的跳跃也是绝对禁止的,揽下这差事的当然是他面前的银发男人,不过尤里已经顾不得去计较这些条条框框,他高兴得要发疯了!

正如维克托事先预料的一样,这小鬼确实跳了起来——凭借花滑选手惊人的弹跳力,他直接蹦到了世界冠军的身上,哇哇大叫着,用双手双脚抱住了他。

虽然尤里的身型娇小纤细,体重也远比双人滑的女选手要轻盈,这么突然的袭击还是让维克托替自己捏了一把冷汗,他几乎听到自己的腰椎在呻吟,然而为了防止小鬼跌下去再摔伤,他立即伸出双臂将尤里托在怀中。

“太好了!我可等不了明天!现在就去体育馆吧!”尤里抱着他的脑袋,粗鲁地蹂躏着那头迷倒万千支持者的银灰色头发。

“尤里,今天你已经运动得够多了!还有,维恰快要被你压死了哦!”

“托马斯你真啰嗦!”

尤里直接无视了托马斯善意的提醒,如同渴求新鲜猎物的小怪兽,他简直一秒钟都不愿再忍耐了,恨不得立刻飞到体育馆去。

他还想继续嚷嚷,空虚的肠胃却不合时宜地发出了饥饿的声响,在队医和维克托拼命地忍笑的表情里终于涨红了脸松开了维克托,并被后者领回公寓去吃晚餐。

毕竟,为了庆祝尤里的回归,公寓管理员玛琳娜可是亲自去厨房给小鬼做了最爱的皮罗什基呢!

 

(十六)

在竞技体育中,努力并非总能带来一切,天赋和运气的作用往往远超前者——幸好,十二岁的尤里·普利赛提最不欠缺的就是那点儿令旁人艳羡的天赋,雅科夫教练这名最年幼的学生,尽管在这一年遭遇了意外伤病,在康复后的首次登场,仍以绝对优势夺得了俄罗斯锦标赛青年组的冠军。

自由滑的演出服是雅科夫为了尤里的复出之战花费重金定制的,在全黑的紧身衣的领口,点缀六枚剔透的水晶纽扣,在灯光折射下如同钻石一般熠熠生辉,可比演出服更为惊艳的自然要数尤里·普利赛提本人,在维克托的无数个毫无悬念的世界冠军之后,人们不甘寂寞地开始寻求新的焦点,直到尤里以这光彩夺目的姿态出现在公众视线里,不少媒体更是毫不吝啬地使用“绽放的钻石”之类夸张的词汇来形容金发的小鬼。

随后那个毫无新意的话题便被频频提及——尤里·普利赛提会不会是下一个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成人组的赛后采访里,甚至有人向维克托提出了类似的疑问。

维克托挑眉看着记者,这个问题令他有些不悦,尽管在天赋与才能方面与年少时的他有着惊人的相似,可尤里就是尤里,品味独到而糟糕、还脾气暴躁,却也有着超乎常人的倔强和韧性,这个他和雅科夫视若珍宝的孩子,不值得被拿来和任何人比较——哪怕是他自己。

 “哦?原来我已经老到会随随便便被这种乳臭未干的小鬼打败了吗?真是伤脑筋呢……”

世界冠军笑得魅力十足,却令提问者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

她很快将话题转移到了维克托新赛季的节目上,采访才得以继续下去,可无论是这名记者还是世界冠军本人,都没有注意到他们之前谈论的金发少年此时正站在不远处。

维克托以为尤里会像往常一样在休息室等他结束采访,然而留在那里的选手告诉他,从成人组比赛结束后他们也再没看到过那位明日之星。

 

而再次看到这个小鬼,就已经是赛后晚宴的时间,尤里的家人不在身边,社交场合的服装常规都交由熟悉的女子选手打理——说是国家队前辈,不过也都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但有了雅科夫教练撑腰,随心所欲地打扮天使一般的尤拉奇卡是多有成就感的事情啊!

所以尽管尤里本人对此深恶痛绝,每一次的赛后晚宴对姑娘们而言,都等同于一场狂欢。

青少年冠军在这天的晚宴上被塞进了丝质衬衣和西装短裤里,半筒袜恰到好处地裹着纤细的小腿,甚至为了配合他的演出服装,衬衣袖口和天鹅绒的领结上也配上了水晶纽扣。

如果忽略尤里脸上的杀人表情的话,被维克托领着出现在宴会厅门口的少年毫无疑问是个真正的天使。各国选手纷纷上前献上赞美,轻揉他的头发,甚至有大胆活泼的美国女选手蹲下来亲吻他的脸蛋。

小天使本人早就不爽到了极点,这身拘束又装腔作势的衣服哪里比的上他刚买的豹纹棒球衫呢!

终于应付完一轮接一轮的应酬,尤里端着酒杯溜到了阳台上,那里早有人在,维克托倚坐在阳台的长椅上,似笑非笑地望着他。

“雅科夫允许你喝酒了?”

“这有什么!度数很低的香槟而已!爷爷的伏特加我也不是没有喝过!”

尤里一屁股坐到男人身边,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塞到他手里。

维克托低头一看,一枚精致水晶纽扣在月光下微微发亮,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它原本应是尤里比赛服的一部分。

“我已经答应了爷爷要把金牌送给他,所以只能送你这个了,”金发的小鬼低着头,脸涨得通红,挤出那个由于很少使用故而显得生疏艰难的词汇,“谢谢你……”

说完他又用凶巴巴的语气补上了一句:“敢弄丢就杀了你哦!”

银发的男人笑了起来,揉揉他的头发:“好,我保证。”

“你的保证听起来可一点儿都不靠谱。”尤里嘀咕着。

“是吗?”

“维克托,”尤里突然转向他,表情变得严肃,“下午的采访我听到了。”

“嗯哼?”

“我会变得更强的,总有一天我会打败你!让那些家伙记住我的名字!”

维克托本想向他解释自己的想法,可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笑意却比月光更温柔了,看着小鬼此刻生机勃勃、充满好胜心的样子,他一点儿也不担心了。

那么在那一天到来的时候,尤里应该也不会太过伤心无助了吧?

 

(十七)

“这样不服输,还真是尤里奥的性子呢!”

胜生勇利站起身活动着手脚,一个小时之前他就坐在客厅的地板上,听他的教练回忆与尤里奥之间的往事。

维克托有些抱歉,毕竟在重要的大赛之前不应该将时间浪费在回忆上,当勇利提出是否需要将那颗纽扣妥善收藏时,他也只是轻轻地摇头。

“就放回那个盒子里吧,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尤里奥现在可是在使劲生我的气,早就忘了这些事也说不定呢。”

说完,他一口气喝完了杯子里凉透的茶,言语间的逃避令日本人无法再继续这个话题,只能又往茶壶里添加了一些热水。

俄罗斯大赛近在咫尺,在少年满载懊恼和不甘离开长谷津的无数个日夜后,他们即将再次相遇。

对那一天的到来,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充满了期待与不安。

Tbc

  @山茶花园后墙外  @万花谷吃瓜大队长  @元  @Falling Down 

哇哇大哭,最喜欢的12、13岁的幼崽毛要下线了呜呜呜!!!!

评论(4)

热度(80)

©小笔记织毛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