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I/奥尤】这名猎人捡到了天鹅06

小寿星生日快乐呀!趁着难得休息赶紧把手上两个坑都填了填,请大家给我爱的鼓励><

前文:01 02 03 04 05

(十五)

中心广场的篝火一直燃烧到了深夜,奥塔别克跟着尤里走到城堡附近时,隐约还能听到那支欢快的乐曲。在他身前不远处,小王子重新披上斗篷,掩去了那头夺目的金发。尤里脚步匆匆,一言不发地在黑夜里前进,直到经过一面杂草丛生的矮墙的时候,他停了下来。

奥塔别克和他一起钻进一人多高的草丛,拨开了墙面上交错缠绕的藤蔓,借着昏暗的月光,他看清那些枝条后面掩着的东西。

那是一扇爬满了青苔的、破旧不堪的门。

尤里回到那片草丛里,蹲下身摸索片刻,不久就从一枚硕大的鹅卵石下方找到了钥匙。

“要从爷爷和雅科夫眼皮底下离开皇宫可太难了!还好那家伙发现了这扇门,这里没有人守备,偶尔我也能溜出去看看外面……那天晚上,他也是从这里离开的。”

开门之前,尤里压低了嗓音这样说道,他小心地清理掉钥匙上附着的尘土,一点儿也不在意这样会把他漂亮的手指弄脏。

此时奥塔别克已经能分辨出他所说的“那家伙”指的是那位不知所踪的白魔法师,他也知道,在金发少年的心里,这个名字任何人都无法替代。

他想自己应该感到生气才对,假如不是维克托任性的离开,黑巫师和他那恶毒的叔父便不会有机可乘,尤里也不至于被伤得这么重,这一夜的篝火与灯光原本只为了他而点燃,人们的欢笑与赞美也应该都属于他,可真正的王子殿下现在只能躲避着森严的守卫,从一扇破旧的门里溜进应该属于他的家。

尤里却表现得好像这一切都与他毫无关系,此时他们悄无声息地溜进了园丁的小屋,偷走了他的工作服,尤里换下了身上安娜的裙子,连同那条精致的丝带一起收藏妥当,奥塔别克看见他赤裸的后背,左肩的伤口基本愈合了,光洁的皮肤却留下一道狰狞的伤疤,永远都不能恢复如初了。尤里·普利赛提当然有权利悲伤、愤怒和报复,然而金发的小鬼是那么喜欢安娜的香肠和集市上的热果汁,虽然脾气恶劣,却也乐意同人们一起跳舞欢笑,他谨记着身为王子的责任,任何遭遇都无法夺走他的勇敢和纯真。

“奥塔别克。”换完衣服后尤里突然开口道,“你应该早点儿离开的。”

“格奥尔基很厉害,我们也许都会死在这里……”

他对不久前的伤痛仍心有余悸,更不希望将善良的猎人卷入最坏的结局。

“胡思乱想可不像你,尤里。”

奥塔别克想要伸手揉他的金发,但最后只是拍拍他的肩。

“你需要帮助,而我刚好想要帮你。”

猎人注视着尤里这样说道,面部表情令尤里想起穆塔尼雪山盛产的灰色岩石,它们坚硬厚重,垒起城墙世世代代守护着城堡里的人,尤里被他认真的样子逗笑了,可惜花园里不时会有守卫经过,他只能拼命忍耐,瘦小的肩膀因为忍笑而不停颤动。

“你可真是个笨蛋……”

奥塔别克看着他,不久前的烦闷突然一扫而空。

他是这样喜欢小王子的笑容,如果要执着于对维克多·尼基福罗夫的妒忌,忘了真正自己想要守护的东西,那才是真正的愚蠢。

 

他们趁着守卫交接时的空档,隐藏行迹穿过花园,花园的角落里有一株低矮的山茶,花朵是罕见的白色,在这极端寒冷的天气里依旧优雅地绽放着,尤里折下其中一朵藏进怀里。他没有再同奥塔别克说什么,只是熟练地带着他避开守卫巡逻的路线,朝着塔楼的方向移动。

塔楼上唯一的房间属于小王子曾经的魔法课老师——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房间在白魔法师不告而别的第二天就被下令封闭,除了尤里·普利赛提本人任何人都不能进入,多亏了那名假扮尤里的冒牌货存在,城堡内所有的人都不知道真正的王子殿下已经失踪,看守塔楼的守卫见到是尤里,没有半点怀疑便放行让他们进入了。

紧闭的大门蒙着一层薄灰,尤里静静地站了一会儿,推开门走了进去。

 

(十六)

维克托房间里的一切都维持着离开前的样子,连桌面上展开的羊皮纸都没有被移动过,上面零零星星得写着几行咒文,墨迹早已干透,散乱的被褥仿佛刚才还有人躺在上面,可连同枕边的几本魔法典籍都一齐蒙上了灰尘,整个房间就像睡着了一般安静。

尤里走到窗边,将怀里那支白色的山茶花插进花瓶,奥塔别克远远地站在门口内侧,为他留心着门外的动静。

“这棵山茶是那家伙送给我的第一份生日礼物,被施了保护的魔咒,天气再冷也能准时开花。”

窗前的少年沐浴在月光里,身型也透明起来,这令奥塔别克产生了错觉,仿佛尤里随时都会消失。

然而尤里没有在窗边逗留太久,他开始在房间里四处翻找,房间并不大,很快他就在床边的杂物堆里找到了那样东西。那是一只可以完全握在手心里的水晶球,看起来平淡无奇,尤里将表面的灰尘擦干净后,低头亲吻了那个水晶球。

透明的球体亮起浅金色的光,奥塔别克忍不住也凑过去,从水晶球里映出了一名银发男子的身影,正朝着尤里微笑挥手。

“维克托……”

尤里喃喃地念着那个名字,对方却毫无反应,这只是水晶球记录下的影像而已,并非真的有人在和他对话。这也是维克托赠予尤里的礼物之一,在不能随意离开城堡的过去,尤里过去便是通过这样的方法窥探外面的世界,白魔法师离开后,伤心欲绝的小王子便再也没有使用过这个水晶球,为了寻找维克托的下落,他才重新将它找了出来。

画面飞速地变化着,他们随着维克托的脚步穿越翡翠般的森林,看着他在城镇上和人们交谈,最后画面里映出纯白的风帆,他横渡过蔚蓝的海洋,直至抵达另一条海岸线。

水晶球的光芒暗淡下去,尤里轻轻地将它放在那支山茶花的旁边。

“你知道他在哪儿了?”

“半个月前他到了海的另一边,在东方的某个国家,”尤里说道,“半路上还捡了一个旅伴,那家伙看起来可真蠢。”

他抬头冲着奥塔别克笑起来,猎人注视着他绿色的眼睛,由于月光的折射,眼泪在他的脸上淌成了银色的河流。

即便知道维克托身在何方又有什么用呢,过了今夜,他就永远只能当一只天鹅了。

Tbc

二师兄我对不起你!!!我知道你是好人!!实在是你的名字(和长相)太适合当反派了!!!

 @万花谷吃瓜大队长   @Falling Down  @山茶花园后墙外  @元  @漫三少一时兴起 

评论(11)

热度(67)

©小笔记织毛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