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I/奥尤】那名猎人捡到了天鹅07

我诈尸了!我更新了!再一章完结!番外我们cp见么么么么!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十七)

月光下,少年的眼泪像钻石一样闪闪发亮,奥塔别克不知所措起来,他从来都不懂得怎样安慰他人,如果是在他的猎人小屋,或许还能为尤里端来一杯热乎乎的果汁,可在这间冰冷的屋子里,面对尤里脸上写满绝望的笑容,他却什么都不能做、什么也说不出口。

 

“你要抱到什么时候……我都快给勒死了……”

金发少年的话里带着鼻音,挣扎着从他怀里抬起脸,奥塔别克猛地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尤里紧紧地抱在怀里,双手颤抖着揽住少年纤瘦的腰,仿佛稍一不留神他就会消失一样。

“抱歉。”他松开尤里,小声道歉。

 

“哎呀呀,我们好像打扰到什么了呢,格奥尔基。”

一个阴冷的嗓音从门口传来,走进屋子的男人穿着华丽的王室服装,似乎身份不凡,尖细的面容让人联想到密林中的毒蛇。

跟在他的身后的人穿着斗篷,握着法杖,法杖也是黑漆漆的,顶端爬着一只黑色的壁虎,他全身上下都笼罩在漆黑的阴影中,唯有胸前硕大的宝石项链幽幽地泛出蓝紫色的光。

尤里不说话,只是狠狠地瞪着来人,对方毫不在意地笑笑,继续说道:“怎么回来了也不通知我一声呢,我也好去迎接你嘛,王子殿下?”

“提前告诉你,好让你再偷袭我一次吗?马克西姆叔叔?”

尤里一字一顿地说着,说到最后几个字,他嘴唇颤抖着,单手按在腰间的短剑上,仿佛牙齿都要被咬碎了。

见到尤里这样激烈的反应,奥塔别克顿时明白了这两个人是什么来头,他不自觉地上前了半步,将少年掩护在身后。

“哦?你还找了个帮手?看来,上次没有直接杀死你真是太遗憾了。”

尤里一下从奥塔别克身后蹿了出来,再也控制不住地怒吼:“卑鄙无耻的混蛋!上次是我不小心,这一次再也不会让你们得手了!”

说完,他凑近奥塔别克耳边,用只有他们听得到的声音对他说:“马克西姆叔叔不懂魔法,我来拖住格奥尔基,你趁机逃走吧,”他解下腰间的短剑递给奥塔别克,“我的马叫伊利亚,是王宫里唯一的白马,带着这个,她能认出我的气味来。”

奥塔别克接过短剑,却没做出任何离开的动作,他用双手捧着短剑朝尤里单膝跪下,朗声说:“尤里·普利赛提是最英勇不屈的战士,我决心追随他,保护他,直至流尽最后一滴鲜血。”

“奥塔别克!”

猎人的脸上毫无动摇之色,依旧如穆塔尼雪山上最坚硬的岩石。

小王子拥有了属于他的最忠诚的骑士,当他伸出手重新握紧短剑,奥塔别克郑重其事地亲吻了他颤抖的苍白指尖。

“好,我们一起离开。”

 

(十八)

在尤里专心对付黑魔法师格奥尔基的同时,奥塔别克以短刀为武器同马克西姆缠斗起来,尤里的这位王叔看起来养尊处优,身手却一点儿都不差,何况格奥尔基是曾经将尤里重伤的罪魁祸首,很快,两人身上便添了许多细小的伤口。

“唔!”

一道蓝紫色的光划过,尤里被击中了肩膀,飞出数米远,他沿着墙角跪倒在地,鲜血从指缝间不断溢出,金色的发散落下来,挡住了更加苍白的脸颊。奥塔别克想冲过去帮他,短刀却被马克西姆的剑柄格住,一不留神,前臂又多了一条深深的伤痕。

 

“如果你不想在死前遭受更多痛苦,最好放弃抵抗的念头。”

格奥尔基走近一步,用法杖抵住小王子被冷汗浸湿的额头。

尤里冷笑一声,忍着剧痛说:“可惜,如果我死了……你们就再也不会知道宝库的钥匙藏在哪里了……连我爷爷……都不知道呢……”

“你少拿谎话骗我!马克西姆大人怎么不知道有这样的宝库?”

尤里靠墙面支撑着自己坐起来,露出惨白的脸:“呵呵……既然……是秘密……唔……怎么能轻易让你们发现……”

少年气若游丝的声音渐渐低下去,格奥尔基担心他就这么死了,连忙蹲下去,抓着头发强行提起尤里的脑袋。

“想活命的话就老实说出来!”

“好,我告诉你……”

由于疼痛,尤里的眼角溢出几滴泪水,声音也跟着发着颤,他嘴唇微微动了几下,却没有发出声音。

格奥尔基又凑近了一些,想听清他说了什么,几乎是在一瞬间,尤里挥动手中短剑,一把削断了他胸口的项链!

尤里握着那枚蓝紫色的宝石,那块石头是格奥尔基的魔力源泉,他拼劲全力将宝石掷向半空,大喊一声:

“奥塔别克!”

刀光一闪,宝石在半空裂成了两半,格奥尔基发出野兽一般的惨叫,恼羞成怒地用法杖朝尤里挥去。

黑魔法师在最后的反扑后尖叫着化成了白色的烟尘,斗篷和法杖砰然落地,小王子也闷哼一声倒在了地上。

“尤里!”

墙边的惨状令奥塔别克心惊肉跳,他甩开马克西姆的纠缠冲到尤里身边,将娇小的身体抱在怀中。

“尤里!尤里!”

“……你好吵……我还没死……”

鲜血沿着额角缓缓流下,绿色的眼睛里却满是胜者的骄傲,尤里冲他虚弱地笑笑,抬起手吹了个响亮口哨,随后他揽住奥塔别克的脖子,示意他抱着自己站起来,越来越多的马克西姆的亲兵进入了这间屋子,他们已经被包围了。

奥塔别克也看到了这一切,眉头皱得更紧,这样下去,他们便无处可逃了。

“虽然维克托那混蛋不想教我攻击的魔法,不过……多少我也偷学了一点儿,”尤里费力地说完,突然指着窗户,“我们跳吧。”

“跳?”

奥塔别克还没听懂他的意思,只见一枚金色的火球从尤里手中飞去,击飞了守在床边的那两名士兵,趁着留出了一瞬间的空档,尤里又重复了一次,“跳!”

抱着小王子从窗口飞身而出的时候,奥塔别克才明白尤里的计策——在塔楼唯一的窗下,一匹纯白的骏马趁着夜色朝他们疾驰而来,他们急速地坠落,接近地面的时候不偏不倚地正落在马背上。

“伊利亚!走!”

小王子的爱马虽然从未上过战场,英勇无畏的禀性却和它的小主人如出一辙,它发出划破夜空的长嘶,随后载着二人穿过花园,朝那个秘密的出口飞奔。

然而,在刚才他们纵身跃下的那个窗口,一支闪利箭正对准他们,箭头闪着幽暗的光,马克西姆亲王毒蛇一般的脸上带着冰冷的笑容,松开了拉紧弓弦的手指。

(十八)

伊利亚沿着王城外的主干道一路飞驰,一直跑进了山脚下的小路,直到身后再听不到人声和马蹄声,才渐渐放慢脚步,最后它载着尤里和奥塔别克停在了一个山洞门口。

尤里率先跳下马背,说道:“先在这里躲一躲,等天亮再想办法……”

猎人却没有回答他,他的背上插着两支箭,其中一支正中背心,箭头没得极深,只剩下一截箭羽留在外头。奥塔别克勉强睁着眼睛,身体却歪斜着从马背上跌落下去。

 “奥塔别克?!”

尤里失声惊叫起来,他内疚极了,奥塔别克带着这两支箭同他颠簸了一路,而竟然到现在才发现!

 

扶着奥塔别克进到山洞里,尤里颤抖着用刀削去了留在外面的箭身,可无论他怎么用力去捂住那两个伤口,滚烫的血液仍旧源源不断地涌出来,他眼看着猎人的脸色越来越灰白,却惊慌失措,想不出任何办法。

“尤里……”

奥塔别克努力翻转身体,伸手摸了摸少年的脸颊,大颗大颗的眼泪从尤里眼睛里落下,他苦笑起来,这小鬼今晚也哭得太多了……

“快别乱动!你想死吗!”

尤里大声喝止了他的动作,他感觉到放在自己脸上的手像冰一样,并且迅速变得更凉。

奥塔别克费力地按下尤里的脑袋,让他离自己更近一些,毕竟他已经无法大声说话了。

“你曾经……答应过……一个心愿。”

“去他妈的心愿,你给我闭嘴,你还在流血!”尤里带着哭腔喊道,越来越多的眼泪低落到奥塔别克脸上。

“真是任性的小鬼……”奥塔别克笑笑,“你真的不想知道?”

“只要你别离开我,说什么我都答应你!”

“那就好……”感觉到生命一点一滴地离开自己的身体,奥塔别克用最后一点力气抬起头,在尤里唇边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那么——”

最寒冷的雪山脚下也会春暖花开,奥塔别克脸上露出了也许是此生最温柔的笑容。

“忘了我,活下去。”

Tbc

 @靴下猫腰子  @漫三少一时兴起  @山茶花园后墙外  @Falling Down  @元 

评论(11)

热度(94)

©小笔记织毛衣 / Powered by LOFTER